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熟女即堕嗯齁哦哦哦!】【作者:indainoyakou】
【熟女即堕嗯齁哦哦哦!】【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7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熟女即堕嗯齁哦哦哦!

  拿到了只有「破坏」与「复原」两个按钮的心智控制器,来对付如狼似虎的中年欲女吧!

                 §

  女教师刘霈昀,三十五岁,身高一点五八米,体重五十七公斤,单身,身材丰满,有着一对硕大下垂的朝天乳,喜欢搭配颜色对比强烈的内衣与衣服,在夏季充满男高中生汗臭味的课堂上若隐若现地引诱众人视奸。与男学生私下谈话时经常使用暧昧用词,渴望对方对自己产生性冲动,但是若学生真的上钩了,反而会被以最无情的方式责骂并甩掉、进而成为她无故欺凌的对象。

  「座号十五号的苏XX,去后面罚站,反省一下自己对师长的态度。其他同学课本翻开第一百二十页──」

  BREAK!

  「呜齁哦哦哦……!腋毛女教师霈昀要来帮大家的鸡鸡上课了哦哦哦哦!同学们都把包皮退下、看着老师热呼呼的肉穴打手枪吧!射精过的鸡鸡可以来插老师的单身肉穴哦哦哦哦!」

  上课上到一半,心智忽然遭到破坏的霈昀瞬间涨红了脸,朝讲台下的学生们高举双臂,露出那沾满热汗而使乌黑腋毛整个黏上衬衫的腋窝;涂了鲜红色唇膏的水润嘴唇像是含住棒状物似地圈起,紧接着迸出她的第一道淫吼。台下一片鼓譟之际,霈昀自动脱掉衬衫、窄裙以及内衣裤,爬到了讲桌上。踩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腿呈外八蹲姿,杂毛丛生、黑黑皱皱的肥厚小阴唇外翻又下垂的肮髒阴部完全曝光,早已湿透的肉穴滴下浓稠的淫汁,腥味之重,前排同学可是闻得一清二楚;朝天乳上那对匀称的浓褐色乳晕兴奋地隆起,圆柱状的矮肥乳头饱满挺立,两团下垂乳肉满佈热汗。霈昀一手扬腋抱头、一手抠弄着淫水直流的蜜肉,在学生们掏出老二前便先行展开淫鸣连连的自慰。

  「哦齁!哦齁哦哦哦!三十五岁单身肉穴被学生强暴了!好棒!好棒!年轻肉棒好猛啊啊啊啊!嗯咕!啾噗!啾噗!滋噜!滋!啾噜!啾噗呜……!精……!精液……!呜咕……噗哈啊!要泄了……!好久没被男人干的单身肉穴要泄了……!呜齁……!呜齁哦哦哦哦……!要泄了哦哦哦哦哦──!」

  RECOVER!

  「泄……泄了……欸?咦欸欸欸欸……!住、住手!嗯齁!我说住手!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嗯噗!嗯嗯!嗯呜!噗咕……咕!噗啾……!噗啵、啵啾……!噗呵……咳、咳呃!咳咳!拜託你们……哦齁!阴、阴蒂不行这样……弄齁哦哦!不要……不要再做了!我会变得很奇怪的啊啊啊……!」

  意识恢复的刹那,霈昀的身体正处於久违的阴道高潮而舒服地痉挛着,她发觉自己不知为何正被学生们团团围住轮奸中,立刻要求大家住手。但是体内正插着一根好久没嚐到的强壮肉棒──那无疑是把自己干到泄的元凶──当那根肉棒顶着温热的肉壁剧烈蹭动时,她的哀求声顿时迸出一记缠绕着快感的「嗯齁!」
  高潮后仍不得休息的肉穴继续被学生的巨屌猛干,堵住红唇的阳具也无视她的舔弄、把她嘴巴当成自慰套般迳自抽插起来,直到充满年轻活力的精液双双喷出方才罢休。肉棒勾着白浊热液拔离她的恶臭肉穴及嘴巴时,一只黝黑的手来到她兴奋挺起的阴蒂上,粗糙的手指用力一捏,霈昀登时仰首惨叫。她那刚吸过老二的嘴唇被某个学生深情吻住,周遭响起一片嘲弄声,吻到一半,另一根形状粗暴的肉棒再次光临她的淫穴,并在单方面热情的舌吻告一段落时猛然干了起来。蒂头给男孩子粗鲁而不懂节制地搓弄中,肉穴与乳头分别被肉棒捣弄、被不同的男生大力吸吮着,霈昀脆弱的理智迅速败给了突破妄想界线的肉欲,不光是身体沦为学生的玩物,就连精神也彻底屈服在一根根强壮的年轻肉棒下了。

                 §

  女舞者沈茵琪,三十七岁,身高一点七米,体重五十一公斤,已婚,身材高挑纤瘦,胸前却挂着两粒壮观的F奶,每当她穿上粉红色韵律服走进教室时,胸部便随之摇晃。她是个无法完成梦想的女人,年轻时总和机会擦身而过,现在只能窝在穷酸的教室内、教一群社区中老男人做做有氧运动。每次她开课,塞爆教室的都是些色男人,上课时备受嘱目的也总是她的胸部、屁股与配合运动张开的跨下。人生不顺遂又得忍受这种集体下流目光,没什么比这更难受的了,所以她每天几乎都摆着一张臭脸进教室。

  「大家别聚在一起,散开、散开……今天的带子去哪了?负责带子的人出来!要我说多少遍,上课前就要先借好带子,你这样是耽误大家时间──」

  BREAK!

  「噫嘻欸欸欸……!大家看过来!茵琪老师因为你们这群噁心的臭男人,奶头跟小豆豆都站起来了哦哦哦!沈、沈茵琪!现在就要!对大家的鸡鸡示范发春母猪的求偶舞哦哦哦哦哦──!」

  忽然一阵强烈电流贯穿全身,碎碎念到一半的茵琪直接在学员们面前迸出奇怪的叫声,乳头与阴蒂瞬间以最大力度勃起,粉色韵律服紧密包覆住的双乳登时浮现明显的乳头痕迹。不明所以但股间隐约有所感应的大家围了上来,将噫欸、噫欸地浑身颤抖的茵琪团团围住;男人们的浓厚体臭窜进茵琪鼻腔内,让她极其高昂的情绪再度爆发。茵琪高高地举起双臂,露出已被汗水迅速沾湿的腋窝,同时双腿弯弯地蹲成螃蟹脚,大腿内侧也都因为急速分泌的热汗湿了一大块;她双手拖住后脑勺,腹部朝前方一挺,一边向围观群众卖力地扭腰摆臀,一边噗噗地放着臭屁。母猪求偶舞效果十分卓越,跳没多久就招来发情公猪们的袭击。
  「不、不可以哦!只能看不能做……哦嘻、哦哦!肉……肉棒!插进来了……!哦齁!齁哦哦哦!茵琪的中年肉穴……被噁心的老头肉棒强奸了哦哦哦哦!欸……?屁眼……?呜咕……!咕、咕欸欸欸!欸呵……!欸呵呃呃……!真……真是不乖呢!那么大家要按照茵琪老师的指示抽插哦!来!一、二、哦齁!三、四欸!二、二、三呼……呼欸!四……!四……嗯嘿欸欸欸!」

  RECOVER!

  「怎……怎么回事……好痛!屁股好痛啊啊!咦?咦?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啊……啊呜!哦!哦欸!呜欸欸欸……!不要啊!求求你们!噫欸!会有奇怪的感觉啊啊啊啊……!好……好棒……!好棒哦……!啊……不行!屁股那边……哦齁!憋、憋不住了!呜齁哦哦!大便要喷出来了齁哦哦哦哦!」

  意识恢复的刹那,两穴齐插的炽热感犹如野火烧遍茵琪的下体,老公久久疼爱一次的肉穴传来舒服湿润的运动感,初次被肉棒撑开的屁眼则是强烈的拥塞及磨擦感。她既对突如其来的淫肉奸淫感到亢奋,又为肛门正给男人猛插一事害怕不已,於是不断向正把自己当成三明治般紧紧夹住的学员们发出了夹杂淫鸣的哀求。然而不管她怎么叫、怎么求,肉穴酥麻感依旧越发猛烈,肛门不适感也正悄悄地蜕变当中。当初经性事而落红的屁眼开始让她产生被男人控制住的快感时,茵琪终於体认到自己是拥有两个淫壶的女人。男人们黏腻的肉体紧密贴住她柔软的身体,阳具透过前后二穴在她体内互相推挤着,使她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感受得到男人的存在,并为每一个带来无比愉悦的接触奉上无节操的淫鸣。后庭淫壶彻底被打开的茵琪感受到一阵强烈脱力感,咕噜噜地蠕动着的肠子将粪便都推往发麻的肛门括约肌,剧烈肛交中的屁眼完全抵挡不住这股由内而外的洪流,於是她抱紧了压在她身上猛干的男人,躲入乳头与阴蒂给男人身体深压、磨蹭的快感中,在肛门内的肉棒抽离之际喷出了大量稀粪。男人们并未因为脱粪而嫌弃她,反而更加勤奋地奸着她那用力收缩着的肛门。不久之后,茵琪就在让她完全失控的双穴奸淫下与男人们同步高潮。然而,后头还有多达三十根肉棒正等着轮奸她的肉体……

                 §

  前模特儿(自称)、角色扮演者郭汝臻,四十岁,身高一点六一米,体重六十三公斤,单身,身材微胖,有着相当抢眼的丰满小腹;胸部虽然有着G罩杯,但已经出现明显的下垂迹象,虽然并未生育过,乳晕及乳头都黑得十分彻底。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案子可接的她,现正积极投入低成本的角色扮演活动,吸引了少数对熟女角色扮演者有兴趣的宅男。除了在网路直播以外,她也把握机会到同人会场亮相,现在最热衷的则是一次召集五到十名男粉丝的大尺度外拍活动。
  「大家准备好了吗?臻臻已经好了哦──!那么!第一个!要上了唷!欸噫、哒啊!欸噫、唷!日本第一──!」

  BREAK!

  「噫齁哦哦哦……!看、看我这淫乱忍者的腋毛攻击!今天也是喷了好多好多香水来掩饰超浓腋臭哦哦哦!嘿咻、嘿咻!接招吧!体臭忍者的黑乳晕炸裂!
  乳头也走光了哦哦哦!谁……!谁可以来强奸我这寂寞的欧巴桑肉穴……!求求大家了哦哦哦哦──!「

  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心智一旦遭受破坏,单身许久的汝臻立刻扬起充满变质香水味的毛茸茸腋窝,涨红着脸向大家展示自己不晓得几个月没修剪的髒臭腋毛。原本就不时走光的两团黑乳晕,在她亲手将下垂奶子整个翻出后完全曝光,肥大黑乳头对着粉丝们兴奋翘起。以往总是在拍摄尾声才氾滥的私处,如今随着心智瓦解提前溃堤,汝臻一手继续扬臂散发腋臭,一手掀起挡住私处的布料,曝露出和腋窝同等肮髒的刚毛肉穴。缺乏保养的黑色小阴唇沾染湿亮的淫水皱巴巴地卷起,天天看着粉丝们的意淫留言、用大尺寸按摩棒自慰的桃红色淫肉整块隆起,从正前方看去就像团花痴地朝着男人滴下口水的爱心肉壶。不甘寂寞的汝臻双手也在大大的黑乳晕上摆出爱心,和她的爱心淫肉一起向粉丝们的老二求爱。
  「哦齁……!真正的肉棒!真正的肉棒插进来了哦哦哦!已经是欧巴桑的松弛肉穴真是对不起……!对不起但是好爽哦哦哦哦……!肉棒第一!肉棒第一!咕噗……嗯噗!啾噗!啾!啾噜!啾噜!啾啵……肉棒!我要肉棒!啾咕!啾噗!滋!滋啾!滋噜!滋咕……噗哈!好棒……好棒啊啊啊!干死我……!求求大家干死我噫噫啊啊啊!」

  RECOVER!

  「哦……哦哦?嗯齁哦哦哦哦……!太……太棒了!肉棒!是男人的肉棒!嗯咕……!啾咕、啾噜、啾噜、滋噜、嘶、嘶噗、嘶噗!咕噗哈……!精液……哦齁!好浓……好臭啊啊!我还要……屁、屁股也要!拜託了!请用你们的肉棒干我的屁眼!拜託……呜齁!齁哦哦哦哦!二穴轮奸来了哦哦哦哦……!请大家……请大家尽情玩弄欧巴桑肉便器的身体哦哦哦哦──!」

  意识恢复的刹那,汝臻很快就从女上男下的骑乘位得知发生何事,就算脑袋还在迟钝地思考一些记忆衔接不上的地方,身体已经主动向围绕在身边的男人们求欢了。一根充满耻垢臭的肥短阳具塞入她嘴里,使往往只能吸假阳具的嘴巴立刻活络起来,不一会儿便以猛烈的吸吮搾出带有浓厚垢臭的精液。受到男人体液的直接刺激,长期压抑的肉欲完全爆发,汝臻继续卖力地骑着底下的阳具,同时伸手掰开了用力收缩中的肛门,哀求着屁股后方的粉丝将老二也插进来。粉丝的肉棒不负所望地将她髒臭的屁眼整个打开,汝臻那从未想过能享受肛交而没特别清理的肛门,直接被无视粪垢的阳具勇猛地捣弄着;激烈肛交配合肉穴里那根正处於冲刺阶段的肉棒,双管齐下的抽插很快使她爽到吊起双眼、伸长了舌头放声淫吼。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个嫁不掉、也没男人想抱的单身腋臭欧巴桑,要是能就此成为粉丝老二专用的肉便器就太好了呢!

                 §

  家庭主妇罗馨,四十二岁,身高一点五四米,体重五十五公斤,已婚,身材中等,胸部为大小适中的C罩杯,是个无论长相、身材都十分普通的女人。当初为了成功嫁人而在打扮上有着异常的积极性,以致於步入中年仍有浓妆艳抹的习惯,让自己看起来宛如三十中段的轻熟女。今天她因为就读高二的儿子霸凌同学而来到学校,与其他三名受害学生的家长及班导师,一女四男在会议室进行协商。
  「关於我孩子的所做所为,我已经严厉地告诫过他了,他也向我坦承他只是爱玩了一点,没有恶意的!我在这里诚心诚意地向各位道歉,希望大家──」
  BREAK!

  「嗯齁哦哦哦……!请、请让我这个教育失败的母亲用身体代为赎罪……!罗馨!诚心诚意地!拜託大家!请用你们的肉棒教训我这生了废物儿子的废物肉穴!这个欠肉棒调教的母猪穴真是对不起大家哦哦哦哦──!」

  心智顿时瓦解的阿馨忽然五体投地、向家长们磕头并做出性交赎罪宣言,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接着又脱去上衣,袒胸露乳地爬到最近的男性腿边。小巧坚挺的黑乳头随着双乳轻轻晃动,修剪不完全的稀疏腋毛时不时飘出淡淡的臭味,半裸着身体的阿馨一脸欲火难耐地解开对方家长股间的拉炼,勃起不完全的粗短阳具刚露出头来,旋即给她湿暖的双唇吸进嘴里。一连将四根犹豫不决的中年肉棒都吸挺起来的阿馨,就在急欲教训她的众多目光刺激下脱去裙子与内裤。灰黑色泽的皱巴巴阴唇沾满了渴求交配的淫汁而闪闪发亮,阿馨主动朝一根粗短的深色肉棒拨开充满中年雌臭的淫壶,在男人拥抱下开始了愉快的赎罪。

  「呼呵呵……好久没吃到老公以外的肉棒了!啊……等等,后面不行……哦齁!插、插进来了……母猪的屁眼被肉棒插了哦哦哦!咕呜……!咕呜呃呃……!啊……!啊啊……!好猛……好猛啊!两根肉棒一起动的话……!噫嘿……!啊……啊嘿……!啊嘿欸……!」

  RECOVER!

  「噫欸欸!什、什么?为什么会……哦哦!呜齁哦哦哦!肛交……!我在肛交……!齁……!齁哦……!不行……!快住手啊!你们……哦齁!嗯齁哦哦!
  再……再动的话……嗯噗!噗啾!噗啾!噗咕……滋……滋噗!滋咕!滋咕!咕呼噗……!哦哦……!齁哦哦哦……!泄……!泄了哦哦哦哦哦……!「
  意识恢复的刹那,肛门的强烈脱力感令前一刻还爽到双眼上吊的阿馨吓得大喊出声;然而她的肛门与侵入其中的阳具简直契合到了极点,即便肉棒不间断地抽插着初次肛交的屁眼,浪涛般反覆袭来的拥塞及脱力感却令她感到一股有别於阴道性交的愉悦。凌乱奏响的啪啪声中,前后两根肉棒步调不一致的抽插让阿馨舒服到不停淫吼,无法悉数吸收这股激悦的身体令她再度翻了白眼,意识深陷於使脑袋一片空白的恍惚中,全身上下彷彿只剩正被男人奸淫中的肉穴及屁眼还在运作。当第三根肉棒塞进她的红唇内、自顾自地把她嘴巴当成肉穴奸淫时,阿馨已被众人合力推往高潮边缘了。她的肉穴因着陌生男人的肉棒而痉挛、后庭也被陌生男人的肉棒干到几乎脱肛,吃进嘴里的精液将遍及下半身的快感连结起来,终於让这头母猪在热汗交融的肉体堆叠中彻底泄了出来。

                 §

  工厂老闆娘陈怡君,四十五岁,身高一点五四米,体重五十五公斤,已婚,身材适中,贫乳,体型稍微差强人意,不过脸蛋十分标緻,经常被人当做三十多岁的美人儿。她代替老公管理一间专门聘请廉价外劳的工厂,然而因为她非常瞧不起东南亚人,经常没事就把看不顺眼的人叫起来羞辱。她特别喜欢辱骂人高马大的男性外劳,有时甚至拿起板子就是一阵猛打,这些虐待行为总让身材矮小的她嚐到十足的优越感。

  「你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啊!站起来!我有叫你站起来吗?跪下!动作太慢了!想被扣钱吗?你那什么眼神!有本事顶嘴呀!」

  BREAK!

  「齁哦……哦哦哦!你们这些黑皮肤的畜生都给我过来!看好了!这可是你们一辈子都别肖想的白奶子!嗯齁哦哦……!乳头勃起了哦哦哦!要是……!要是被你们这种下贱外劳强奸的话……!我就是比任何人都低贱的母猪了……!」
  心智遭到破坏使得怡君的优越感反转过来,让她情不自禁地勾引起被欺压已久的外劳们。微微隆起的胸部上竖挺着一对几乎看不见乳晕的黑乳头,在外劳们眼中昂首挺立的乳头却还只是半勃起状态,给众人注视十数秒后,这对乳头再度伴随着淫吼声变得宛如黑葡萄般硕大肥挺。仰首大叫的怡君一手捏住乳头,一手扯下内裤、拨开浅褐色阴唇,向外劳们露出乾净无毛的粉嫩肉穴,引诱蠢蠢欲动的众人横越理智的界线、扑倒这块自己送上门的白肉。一根根骚臭味十足的深色肉棒耸立在怡君面前,顿时令她脑袋充满「强暴」、「低贱」、「轮奸」、「母猪」等下流词彙;当其中一根不知比老公粗壮多少倍的阳具强行插入她那经验不多的肉穴时,给下流词彙填满的脑袋又溶解为一片浓稠的乳白色了。

  「裂……!要裂开了……!呜齁!齁哦哦哦哦……!好痛……!噫……噫噫!噫咯……!噫咯……!哦……!哦哦……!欸……?那边是……噫噫!噫咯呃呃呃……!呼……!呼……!呼哈……!肛门……肛门也被下贱的外劳强暴了……!啊……!啊啊……!嗯哈啊啊……!」

  RECOVER!

  「好……好痛?噫!为、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快停下!快停下来!噫齁……!嗯齁哦哦……!太……太粗了!我的小穴会坏掉……会坏掉的齁哦哦哦哦!嗯咕……!嗯噗……!咕啾……!咕啾……!咕噗……噗呵!我受不了了……!小穴跟屁股都不行了……!快放开……快放开我!噗齁……!噗齁哦哦哦哦……!」

  意识恢复的瞬间,怡君的脑袋还残留指着外劳痛骂的记忆,岂料自己却趴在那名外劳身上,几乎快被撑裂的小穴正给对方的巨根凶狠地顶撞。与偶尔和老公行房时的刺激度完全不同,那超乎身体想像的阳具每一次抽插都让她的阴道像个顺从的小女人般配合变形着,粗暴的形状与力道深深烙印在她的肉体与精神上,使她在肉棒抽插的当下几近虚脱地迸出呻吟。身体还未从狂热的疼痛与快乐中取得平衡,一直没被她视为性器的肛门接着就传出凶狠的磨蹭感。原来另一根肉棒已经撑开屁眼许久,只是一直保持静滞状态,当这根肉棒开始行动,一阵比起阴道撕裂感更深厚的灼热感便从破皮流血的屁眼传出,强而有力地冲击着嘴里吸着肉棒的怡君。没被真正开发过的身体突然就给两根粗壮肉棒这般伺候,已经让不堪负荷的她几乎失去意识。两颗敏感的黑乳头被粗鲁地扭扯着,直到口中的肉棒朝她喉咙喷出浓稠精液为止。怡君实在受不了了,她开始哀求大家的原谅,急欲从这既可怕又情不自禁地产生快感的地狱中解放,却只换来一根根骚臭老二轮流掌嘴的回答。两穴濒临极限的怡君就在自暴自弃之下爆出难听的猪叫声、全身痉挛地高潮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