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世纪的决斗(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08中)【作者:hyzero】
【新世纪的决斗(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08中)【作者:hyzero】
字数:9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大赛的选举,中

  「兰馨?你……为什么打扮成这样D(?д??)」

  「我……我也没办法啊!为了帮助你摆脱附身的邪恶精灵,我可是不顾颜面地Cosplay了啊!」

  「附身?」

  「是的,我也拥有精灵,所以可以从你身上感受到精灵的气息,而且是充斥着邪恶之气的精灵!」

  「真是过分呢~说人家是邪恶的精灵什么的~明明自己在用那么下流的卡组~」

  莉可由卡片化为人形,出现在兰馨面前,闭着右眼,吐出舌头挑衅。

  「呼!」剑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兰馨不知从哪抽出一把带符文的剑,砍向莉可,但是对方轻松地闪了过去,「有本事别跑啊!」

  兰馨紧接着一剑剑刺出,但笨拙的剑根本碰不到对方,「可恶!」最后将剑重重地插在地上,单膝跪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让羽不敢相信这是平时温柔的班长。

  「羽……你要尽早摆脱她,不然会被她吞噬掉的!所有被黑暗精灵附身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平时和蔼可亲的兰馨露出一副恐惧和焦虑混合在一起的面孔,她应该没有说谎,但是……

  「就算我是黑暗精灵,但我可是多次在困境中帮了他呢~你一个外人没资格说三道四!」

  兰馨还想说些什么,可羽却给了兰馨一个微笑,似乎是在说:我没事,不用担心。「哼!今天就放过你了,我们走着瞧!」

  她把剑收回,转头离去,「莉可,我可以相信你吧?」

  「你觉得呢~?」

  莉可只是笑笑,眼中光圈时隐时现……

  对于努力中的少年少女们来说,一周的时间并不漫长,选举的日子已经到来。
  羽来到了学校的选举用决斗场地,外面看像是一座高塔,上面用楷体写着:「Duel校园决斗场」决斗者们在教师的带领下打开决斗场的大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尖叫声传来,决斗场地四周是环形的观众席,观众们为决斗者的到来欢呼雀跃着。

  由于是校园决斗场,观众主要由学生组成,不少观众大喊着自己中意的决斗者的名字。

  「喂~~!小羽~一定要赢啊!姐姐会为你加油的。」

  羽朝声音的源头望去,自己的姐姐可梦将两掌正对呈话筒状,为自己加油鼓劲。

  「你可是我的对手,我决不允许你输给别人!」

  羽转过身,在另一个方向看见了从座位上站起,用手指着自己,一脚跨在身前的人座位上,大声嚷嚷的艾米莉。

  「加……加油哦……羽」这声音是从较近的地方传来的,他将远处的视线收回,看到站在自己班级观众席最前面满脸通红的兰馨,她身上穿着魔法少女的服装,貌似是被拉来当拉拉队了……

  决斗者们在一个个在装有各自号码的盒子里抽签,羽把手伸进盒中搅动,取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自己的序号—1号,总共有16位选手,分为A b c d四大组
进行,从四组中胜出的选手将进行准决赛和总决赛,每位选手抽签后在自己的休息室整备并等候通知。「要和同学们比试了呢,有信心吗?」

  莉可拍拍在椅子上整理卡组的羽,「我不喜欢在决斗前预测胜利,决斗之中,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嘻嘻,没事的啦~有我在一切都没问题~」

  「Duel学校第四届决斗大赛选举赛,第一场决斗,A组1号选手羽对战2号选
手娜娜莉,请选手上台!」

  一位穿着洁白斑点公主裙的娇小粉发少女从2号休息室走出,一头粉色长发披肩,两侧分出较细的马尾辫,用红色兔子发夹夹住,瘦弱的手上抱着小熊玩偶,脚上是粉色公主鞋,光滑的大腿暴露在外,琥珀色的眼睛折射出太阳的光辉。可爱的打扮吸引了众多男性观众,一出场就得到了强烈的支持,反观羽这边,虽然也有着俊美的外貌,但毕竟是一年级新生,几乎没有什么人气。「决斗!」在观众的呐喊声中,第一场决斗开始了。

  羽:「我先攻,召唤魔龙战士」攻击力1900防御力1400身穿赤红色龙鳞铠手
持雕有红龙的长刀的战士从天空中降落,「覆盖一张卡,结束。」

  敌:「嗯……出什么好呢?……」

  娜娜莉用手撩起一束秀发,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

  「好的!出这张」犹豫几分钟后拿定了主意,一手作拳敲在另一只手掌上,「召唤贵族淑女」一座豪华的宅邸从地底伸出,打开门的妙龄淑女梳着垂至小腿的双马尾,且马尾下部弯曲旋转,呈中空的棒状,额头右侧配带着蓝色蔷薇,黑色的宫廷长裙一直延伸至地面,淑女恭敬地微微提起裙摆对对手行礼:「您好」攻击力1000防御力1500「覆盖一张卡,结束……诶?我怎么弄成攻击形式了?!
笨蛋笨蛋!」

  小手敲着自己的头,以示惩罚。

  羽:「魔龙战士,攻击贵族淑女吧」

  「哈!」高大的魔龙战士向柔弱的淑女冲去,在刀刃将要落下时,无数丝袜拧在一起组成的墙壁挡住了他的刀,刀刃陷入柔软的丝袜之中,无法拔出,并有越来越多的丝袜顺着刀缠上魔龙战士,将其牢牢地绑住,并散发出不同的气味,似乎全都是刚从女性脚上脱下来的。

  「呜!啊!!」战士竭力挣扎可结果只是让自己越陷越深,只有头部和下体部分没有被包裹。

  「呼呼呼~还好我准备了陷阱卡,丝袜牢狱,对方攻击时可发动,束缚住攻击的战士。」

  羽:「额……手臂?」

  通感作用下羽感觉手臂变得迟缓起来「结束」敌:「召唤不良少女」一头银白色的齐耳短发,长长的刘海遮住半边脸,双手叉腰,穿着时髦的短夹克衫和七分裤,露出圆圆的肚脐,白色棉袜上端从运动鞋中露出。

  攻击力1300防御力1300羽:「发动陷阱卡——召唤的差错,在对手通常召唤
战士时发动,使被召唤的战士失去战斗能力并进行刑罚。」

  刚刚被召唤出来的被凭空出现的四只机械臂固定双手双脚,一只人造舌头伸入她的肚脐舔弄,「咿呀~你这混蛋!干什~~哦哦~(么)」不良少女感受着肚脐上传来的麻痒,忍不住发出本不该属于自己的声音,不断叫骂着。

  「变态~你~~呜哦~就只会玩这种~~啊呀~卑鄙!要是让我~啊啊啊啊啊~~」

  「咿呀!~这……好痒啊,嘻嘻,呵呵呵哈哈」娜娜莉捂住肚子轻声娇笑起来,「诶嘿~呵呵~贵族淑女,攻击魔龙~嘿嘿~战士」丝袜组成的网分泌不明液体,将铠甲溶解,淑女一只手轻轻撩起裙摆,另一只手将长裙下的美腿下的高跟鞋脱下。

  修长的黑丝美腿把战士的阴茎踩在肚皮上碾磨,「嘶嘶嘶嘶……」阴茎上黑丝光滑触感让战士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温热的脚底紧贴棒身抚弄,不一会儿战士胯下的长枪已昂首挺立。

  「请射在我的足下」即使是站在攻击者的立场上也不得寸进尺,保持着应有的礼仪。

  「呜!少开玩笑!我怎么会被你这种贵族的花瓶……啊啊~」

  下体突然传来压迫感让战士忍不住呻吟出来,「花瓶?区区贱民也敢瞧不起我!?」

  看重荣誉的贵族在对方侮辱自己时便不再彬彬有礼,脚下的动作由温柔的研磨变为碾压,脚下不断加大力道。

  「啊啊!~~你们贵族都是~败类~啊啊!~」

  儿时被贵族欺压的魔龙战士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贵族少女,但下体不断传来快感让他无法保持严肃,愤恨的表情往往没有持续几秒就被享受覆盖。

  淑女看着侮辱自己的敌人被自己的脚折磨得阴晴变换的脸,俏脸上浮现出骄傲的笑容,「呵呵呵……毛毛虫永远是毛毛虫,不会有变成蝴蝶的一天的!」
  阴茎上柔滑的触感突然消失,但随即更强烈的刺激传来!「咚!」淑女的脚高高抬起,而后用脚跟狠狠跺下,正中脆弱的龟头,「啊啊啊!」魔龙战士颤抖着将屈辱的白浆射在敌人脚上,而此时自己的敌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自己,不再恭敬,而是以一种优越感与鄙夷混合的表情冷冷地注视着自己。

  羽:「额啊啊啊~」

  与卡片心灵相通的羽感受到了魔龙战士的屈辱以及因屈辱被加强的快感,阴茎抖动着在观众的注视下高潮了,精液缓缓流入装置内置的空间,观众席上的可梦忍不住舔了舔舌头。

  (1)。

  敌:「结束」羽:「召唤深渊战士」攻击1800防御1800「攻击贵族少女」敌:
「发动速攻魔法卡——武装袜·清香(对方攻击或者自身攻击时可发动的魔法卡)将攻击表示的战士切换为防守形式,并增加防御力500贵族少女的防御力升至200
0」那沾满精液的黑丝被光芒覆盖而后替换为青色丝袜,一阵阵清香从袜子上飘散开来,微风环绕在袜子周遭。

  袜上环绕的微风在斧落下时突然变为强风,将斧的轨迹吹偏,之后淑女一脚踢在战士的睾丸上,在风的助力下直接踢爆了裆部的护甲。

  「呜!」巨人被一位柔弱的少女踢中要害,倒在地上,而面前的少女将散发着芬芳的足底踩在他脸上,诱人的香气让他忍不住抱住足底闻舔起来,而少女只是任凭他舔舐自己的脚,由于处于守备模式,不能进行追击。

  「啊!斯,疼……结束」羽双手捂住下体,一副痛彻心扉的模样使观众席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

  敌:「发动~呵呵~场地魔法卡~噗呲~袜之国度~哈……」

  场上受刑的不良少女肚脐上传来的酥麻痒感让娜娜莉也动了情。

  「嗞嗞……」场地中央向下凹陷,一个球形装置升起,上面的无数小孔中投射出彩色的光。

  装置快速旋转,最后七彩的光芒扩散开来,决斗场地变了模样,环绕在决斗场地周围的是各式各样的女式袜子,黑丝白丝条纹袜棉袜应有尽有。

  「根据袜之国度的效果,每位着丝袜的战士都能提升500的攻击防御力」贵族少女攻击1500防御2500束缚中的不良少女攻击力1800防御力1800「盖~哈哈~
盖上一张卡,结束。」

  羽:「发动魔法卡,来自深渊的呼唤增加深渊战士攻击力800点但当深渊战士被破坏时直接从决斗中清除(不可复活)」深渊战士从地上爬起,无数沙粒聚集在他的两肩化为两只长着犄角的恶鬼,猩红的双眼盯着柔弱的少女,嘴中露出锋利的尖牙,「攻击贵族少女」战士和两肩的恶魔一同出击,两只恶魔高速旋转形成小型龙卷与暴风屏障抵抗着,深渊战士的巨斧这次没有再劈偏,而是把少女的一袭长裙切开来。

  「呀!你!?大胆!」

  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里受过这种屈辱,俏脸变成了红苹果,双手捂住胸前缩在地上,「呵呵呵……」流着口水的巨人淫笑着一步步走向已经无力抵抗的少女,一把抓起她,巨大的阴茎捅破她的处女膜(又是这个(?)/)鲜血顺着巨根滴下,「不要!呜呜~好痛~~呜哇哇~~」

  似乎是在同情眼前的佳人,巨人的动作变得缓慢温和,少女逐渐有了快感,「喔~这感觉~?好像也不错~」

  粗壮的阴茎把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充实的感觉消去了身体的空虚。

  「啊啊~~再用点力~啊啊~不行~停~啊~~」

  淫液随着少女身体的颤抖一点点得从性器交接处漏下来,少女偎依在巨人身上,满足地化为光粒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

  早已经被挑逗的欲火难耐的娜娜莉在巨人的阴茎塞入的那一刻就夹紧双腿,一脸迷惑地去了嘴中还楠楠:「这是什么呀~好舒服~」

  (1)羽:「结束」敌:「发动魔法卡——武装袜·酸臭解除装备这张卡的战士的异常状态,并给予其特殊效果——与其他战士对战时降低对方1000点攻击力后进行伤害判定。」

  「诶嘿嘿~我是不会屈服的~等我下来~有你好受的~啊呵呵」她的决斗者实现了她的愿望,不良少女从运动鞋中露出的白袜泛黄,束缚也被解开。

  「呼……你这混蛋,准备好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吧!」

  被舌头折磨得面目潮红的她想用暴力来掩饰自己的羞愧,双手握拳,一副要开打的架势。

  「攻击深……深什么来着?」

  娜娜莉手指着深渊战士,却想不起来他的名字,手搔着额头,眉头微蹙,使观众们捧腹大笑。

  「不管了!攻击这个人!」

  不良少女毫无畏惧地奔向面前比自己大两到三倍的巨人,那巨大的斧头正悬在上空,自己周围还徘徊着两只恶魔。

  「啪啦!」巨斧落下,地面被砸出一个三米深的大坑,而女孩抓住他的空隙跳起,一脚踹向他的脸。

  「喝!」但是飞踢被轻而易举的接住,自己被提了起来。

  「呜,你这怪物,滚开!」

  挣扎之中运动鞋掉落,一股催情的浓郁酸臭气味弥漫开来,「嗯嗯!!」突如其来的嗅觉刺激让深渊战士松开了抓住少女脚腕的手,同时感觉力量迅速流失往下体聚集,注意力无法集中的情况下恶鬼也变回沙粒,攻击力下降至1600「哈?
你硬了?呵,真是下流」不良少女落地后,一脚绊倒深渊战士,之后跳上巨人的身体将酸臭的脚丫踩在他脸上。

  「呜呜~!」

  被臭气夺走力量的他连瘦弱的女孩都睁不开,只能发出呜咽声。

  「呵呵,我的臭脚很好闻吗,变态!垃圾!」

  她轻蔑地嘲笑着深渊战士,脚趾紧紧夹住对方的鼻子,让其吸入更多麻痹神经的气体。

  「哈……呜~哈~呜~」

  鼻子上那只脚的气味过于浓郁,战士拼命摇晃头部企图呼吸新鲜空气,可那只脚一直追着他的鼻子,刚呼出一口气就又被淫脚堵上被迫嗅着催情的气味,下体不断膨胀。

  「哼~你这根肉棒还挺大的,只可惜跟错了人,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不良少女将一只臭烘烘的白棉袜脱下罩在深渊战士脸上,从胸部位置走到裆部,用粗糙的棉袜摩擦充血的巨根。

  「呜~~呜~」

  深渊战士强忍性欲挣扎着,但每有一点将要脱出的迹象对方就用棉袜脚迅速搓磨肉棒前端,把力量抽走。

  几次脱出失败后,深渊战士就已经失去了挣扎的意志,沉浸于下体的粗糙触感和口中棉袜的淫臭中。

  「不反抗了?果然是下贱!快把你身体里的臭东西射出来!」

  无口德的不良少女继续辱骂,踩在阴茎上的脚加快摩擦的速度,肉棒和发出淫靡的声响:「刷啦刷啦刷啦……」

  「呼……呼……」战士下体的放出欲不断增强,呼吸越发急促,最终没有办法抗拒粗糙的棉袜和催情的臭气,在不良少女的辱骂中射精了。

  「啊……这味道,太淫色了……」

  强烈的脚臭让羽也「咕嘟咕嘟」地射出白浆(2)敌「结束」羽:「抽卡!召唤驱魔猎人」背着长弓的战士将弓箭对准臭脚少女(噗嗤)「发动魔法卡——驱魔之箭驱散一名战士身上的所有效果」

  「吃我一箭!」附着淡蓝色光辉的箭射在棉袜上,之后化为粉末,将异味全部祛除。

  「攻击不良少女」又一发涂着麻醉剂的箭射出,扎在少女手臂上。

  「呀!你……卑鄙小人……」

  之后脱力倒在地上,「你要为玩弄我的战友付出惨重的代价!」

  驱魔猎人提起她的脚,把头埋进两腿间舔弄她的性器。

  「呀~你这个变态!把你那脏舌头拿开!哈啊~唉~等着被警察抓走吧!(噗)」

  「警察?那是什么东西?执法者么?来了也是抓你这个淫荡的女人。」
  不顾她的辱骂含住阴蒂啃咬,「哇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啊啊!~不行~啊啊!~~」

  少女在猎人的啃咬下达到界限,爱液从猎人嘴边流下。

  娜娜莉:「嗯~~又是这种感觉~哈啊……」

  她的肩膀微微颤动,细小的水流从下体的水泵流出。

  (2)「结束」娜娜莉:「抽卡!」带着祈祷的神色,娜娜莉闭上眼睛,颤抖的手抽出一张卡,双方都已经只剩一次机会,羽虽没有手卡,却还有战士在场,而自己手上只是一张用不上的魔法卡——武装袜·清香。

  「我翻!」娜娜莉将卡片翻转,那张卡是——袜之埋葬,一向天然呆的娜娜莉竟然露出狡黠的笑容来,「呀~完蛋了~盖上一张卡,结束。」

  娜娜莉双手抱头,做出一副很苦恼的模样。

  羽:「这就是最后了!抽卡!」

  那张卡是无邪正太,羽的眉头一皱,他到现在还是对莉可偷出来的这张卡带有反感,所以不打算使用它。

  「驱魔猎人,攻击……」

  他没有注意到,娜娜莉脸上装出来的畏惧正一点点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奸计得逞的阴险笑容。

  「喂,你在干什么,召唤他啊!」

  卡堆中的莉可和羽心灵沟通,打算让他召唤这张偷来的卡,「我才不要召唤这张卡!」

  「攻击对方,驱魔猎人!」

  弓箭举起的那一刻,对方的盖牌打开了,敌:「发动陷阱卡——袜之埋葬对方攻击时发动,破坏攻击的战士,并根据己方墓地中存在的着丝袜的战士数量,给予对方决斗者战士数量倍数的快感。」

  无数女袜从天空中降落,将驱魔猎人埋葬,在袜子构成的密闭空间里,各种气味在猎人鼻中循环往复,还有一双条纹袜罩在他的下体像活物一样蠕动,「啊啊啊!」驱魔猎人叫喊着把精液全射进蠕动的条纹袜中,「啊~~!不行~忍住!~」

  阴茎剧烈抖动,精液聚集在即将被打开的精关,羽咬牙苦忍,肉棒每次抖动都给羽一种精液已经射出来的错觉,娜娜莉:「嘻嘻~不要死撑了,射出来吧。」
  她故意用手做出帮别人撸管的动作给羽看,之前的天然只不过是麻痹对手的伪装。

  羽:「啊~啊~才不要输给你这种做作的女人~~」

  但越是想着不能输,下体的快感就越强烈,一滴精液已经漏了出来,要结束了吗?羽正这么想着,稚嫩的声音传来:「快,召唤我,我能帮你摆脱困境。」
  羽:「你是?」

  娇小的身形从卡片中显现,正是无邪正太「可是我刚刚还……」

  「我不在意的,倒不如说我反而被你不肯用偷来的卡的品质吸引,让我成为你的战士吧!」

  「……」羽被他的真诚打动,将手中唯一的卡牌举起,高高地落下。

  「出来吧,无邪正太!」

  穿着幼儿装的金发蓝眼正太从凭空出现的幼儿园走出,手中拿着把水枪,攻击力1000防御力1000娜娜莉:「什么!你还有战士?」

  她先是一惊,但又立刻平静下来。

  「已经太晚了,你觉得这个小家伙能在一瞬间让我高潮吗?可笑,哈哈哈哈呜!」

  胜券在握的她不再装清纯,而是放声大笑,无邪正太把手中的水枪对准娜娜莉的脸,像撒尿一样把水洒在狂笑中的娜娜莉脸上……

  「你……你这臭小鬼!算了,姐姐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反正自己已经赢定了,她是这么想的,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她对这个小鬼恨之入骨。

  羽:「呜!不行了!出来了啊~」

  阴茎脉动着将要喷洒出败北的白浆,千钧一发之时无邪正太冲向娜娜莉,小手插进她的性器,淡黄色的光同时包裹住羽和娜娜莉,正太:「快感传导!」羽以正太为媒介,把快感全部传了娜娜莉。

  「哎!呀啊~不要~啊呜~」

  强烈的快感从正太的手传进自己的阴道,她用力踢蹬,想摆脱正太,无奈他身体实在太娇小,像粘胶一样粘在自己腰上,踢蹬毫无作用,想用手时却被狠吸乳头,完全使不上力。

  「啊~放手~你这个小流氓~不行!啊啊啊啊!~」

  大量的爱液从下体爆发出来,把正太的裤子都沾湿了,正太的小弟弟也因为这淫荡的液体撑起了小帐篷……

  「第一场,羽获胜!」

  在观众的欢呼声中,羽回到了休息室,羽:「谢谢你,无邪正太。」

  正太只是会心一笑,他们已经建立了牢固的羁绊。

  「A组第二场,Xx对战林莉林莉胜!」

  「B组……」

  (番外君补充)「C组……」

  (同上)「D组……」

  (这个后面交代我想偷懒(?)/)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