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03)【作者:hangyuanfly】
【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03)【作者:hangyuanfly】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奇妙的一天(下)

  书接上文,秦婶光着身子假意要往外走,爸爸急忙上前阻拦。不想,被秦婶杀了个回马枪,回身搂住,亲上。

  爸爸的手是往外推的。嘴也不配合,尽量避开秦婶的红唇。

  秦婶却不依不饶,吻像暴雨梨花般落在爸爸的脸上、耳后、脖子上。

  其实,以爸爸的力气推开秦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想,爸爸对秦婶也是有意思的,至少没有那么决绝。

  感觉爸爸没有推开自己,秦婶收回抱住爸爸的左手,游走到爸爸的小腹上。慢慢的撩开上衣,手嗖的一下,钻进爸爸裤裆里。很快,就抓到了什么,在爸爸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手在裤裆里上下抽拉起来。

  这时,爸爸一下子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婶。黝黑的脸庞瞬间变成紫红色。下一秒,双手抱住秦婶的头,啃上她的唇。没错,是啃,就和过节时啃猪蹄是一样的。我禁不住在想,不会把秦婶的嘴啃出血吧?

  在爸爸疯狂的亲吻下,秦婶也热烈的回吻着。他们的嘴唇间不时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用力吸吮着,仿佛对方嘴里有什么比蜜糖还甜美的东西。

  秦婶的另一只手也伸进爸爸的衣服里,用力的搂着,不时的在爸爸旷阔的后背上游走着。

  这转折我都震惊了。秦婶在爸爸的裤裆里捣鼓了几下,就让爸爸能有如此大的转变。难道是传说中的魔法?

  他们分开了,确切的说是嘴唇分开了,而身子还是黏在一起,喘息着,蠕动着。

  秦婶把手从爸爸的裤裆里抽出来,很是笨拙的解开他的裤腰带。的一声,外裤落地。下体只剩下高高耸起的内裤。

  秦婶蹲下,将内裤脱到爸爸的脚踝。肉棒随着内裤的下落,弹了出来,在空中上下摆动着。

  爸爸的肉棒,还是很有看头的。大概有20多公分,粗细上,毫不夸张地说有点凶残,上面青筋漫布,微微向上翘,除了龟头通体红得发黑,只比我家的擀面杖小一圈。龟头水淋淋亮晶晶,就像剥了皮的鸡蛋一样。

  秦婶见这东西在她眼前上下晃动,一手扶住,鼻子凑上前,仔细的闻了闻,「这就是男人的味道!」

  「和记忆里的有些不一样了」,她说着,竟张嘴把龟头含进嘴里。

  「哦!--」爸爸仰着头舒服的叫了出来。随后,将秦婶拽起来,抱上炕。自己迅速地甚至有些急躁地脱了上身的衣服,也上了炕。

  秦婶躺在那,双腿大开,露出腿间水灵灵的河蚌。她右手中指在腿间一抹,满手指的晶莹,拉出长长的一道丝线。左手撑起身子,将那中指的晶莹伸到爸爸的嘴里,搅弄了两下。

  看着秦婶伸来的手指,爸爸似乎有躲开的意思。但还是迎上去,含住她的手指,任其在嘴里搅动,并主动吸吮着。

  跪在秦婶胯间的爸爸,似乎被指尖的味道被刺激到了,双手托起她的丰臀,下身就欺了上去。

  因为角度刚刚好,正好看见进入的过程。也让我知道了操逼是怎么一回事。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亲眼看到性交的过程。

  爸爸一开始,乱顶乱撞,却没有进去。引得秦婶皱眉叫疼。爸爸停了一下,稳稳呼吸,扶着自己的分身,让龟头在秦婶的肉缝间上下滑动。最后,似乎找准了位置,停在两片黑黑的肉唇中间的粉嫩上。

  爸爸的微微用力,整个龟头就进去了。

  引得秦婶满足的轻哼,「嗯!--我感觉到了!进来了!」

  随后,爸爸又插进一些,然后再退出一点。反复几次后,已进去大半。最后,全部抽出,只留龟头在里面,然后用力,瞬间整个阴茎全部怼了进去。


  「啊!--天哪!好大!秦婶叫道,双腿抬起,缠在爸爸的后腰上。

  爸爸俯下身,吸吮着其中的一枚玉乳。臀部迅速的抬起,再急速的落下,如打桩机一般,啪叽啪叽声不断。

  「啊!--疼!先别动!疼!」秦婶腿上用力,缠住爸爸,不让他动作。
  「里面疼?已经很湿了!」爸爸放下玉乳问。

  「你傻呀!我都多少年没做过了,和小姑娘有什么区别!哪禁得住你这么弄!」秦婶点着爸爸的额头说。

  「嘿嘿嘿!」爸爸傻笑着,「也是。那我温柔点,好好疼你!也回味一下当初的感觉。」这时,爸爸的抽插慢了很多,轻柔了很多。

  「还记得我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秦婶抚摸着爸爸的背问。

爸爸吻了一下秦婶,说,「怎么能忘呢!」

  「我陪着二弟弟去你家相亲。一进门,就看见你了,还以为是你要和我弟弟相亲呢。结果,弄错了,好尴尬。」

  「就你傻!这也能弄错。」秦婶食指轻点爸爸额头。

  「谁让你比我弟媳妇还漂亮呢!」说着,爸爸下身一用力。

  「啊!--就你嘴甜!」说着,将爸爸的头压到自己的玉峰上,「真是前世造了什么孽,遇上你这冤家!嗯!--轻点,别使劲吸!」「我的奶子好吗?」秦婶摸着爸爸的头发问。

  「好!和你当小姑娘时一样,就一个字--嫩!」说完继续吸吮着,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爬上另一座玉峰,把玩着。

  「我当初就是被你这甜言蜜语给骗了!嗯!--可以快点了!试试。」
  「好嘞!」爸爸起身,双手撑在秦婶双肩外侧,「要开始了!」虽然是那样说,爸爸并没有像开始那样拼命地抽插。而是,继续很温柔的进出着,只是偶尔相对重一些的怼一下,引来秦婶的一声声娇喘。


  「好舒服!就是这么弄!嗯哼!--再重一点,用力一点!」秦婶的身子随着爸爸臀部的起伏,上下摆动着,脸上的红霞也越来越艳。

  「好紧啊!逼,真紧。比以前还紧!嗯!--」爸爸开始喘粗气了,「小骚逼,艹的你舒服不舒服?让你勾引我!让你勾引我!我艹的你下不了地。」
  「我就勾引怎么了?啊!——有本事,你艹死我。啊!——你他妈的在不艹,逼里都该长草了!」

  「这么紧的逼怎么长草?嗯!——长草也得被你夹死!嗯!——太紧了!哦!——多少年没体验过这感觉了!太舒服了!美死了!」说着,爸爸歪着头吻上秦婶,亲的咕叽咕叽作响。

  许久,两人分开,秦婶擦拭着几乎要流到脖子上的唾液。

  「我的逼艹起来舒服吧?美吧?紧吧?」秦婶微笑着问爸爸。

  爸爸边艹弄着,边点头。

  「但是,我们这样……」秦婶摊开手,收起笑容,「对得起你那阳痿的兄弟老秦吗?」

  「嘿嘿!」爸爸尴尬的笑着,却没有停下下身的动作,「还不是被你这小妖精、小骚逼给诱惑的。」

  「再说了,我也想通了!反正地慌着也是慌着,不种白不种。」爸爸讨好的笑着,「这不也是为了兄弟,把你给喂饱了,防止你出去偷吃不是!」

  「去你的!」秦婶被逗笑了,「哪有你这样的歪理!怎么都是你对!要是你早点开窍多好,省的我守这几年活寡。」

  「嗯!我欠的你。以后,我会尽力好好补偿你!」爸爸说着,「比如这样!」,重重地连续地怼了几下,搞的秦婶娇喘连连。

  「啊!——啊!——好舒服!——好啊!你就这么补偿我一辈子!一辈子!啊!——」

  「好!好的!我就艹你一辈子!啊!——不行了!我要射!」说着,爸爸大力急速的抽插了几下,抽出肉棒,右手攥着肉棒快速撸动着。

  突然,龟头中间喷射出一股液体,直射到秦婶的乳房上。接着,又喷神出几股,再没有开始射的远,只掉落在腹部上。

  射完后,肉棒虽然还是硬的,却没有了之前的硬度。

  爸爸躺在秦婶身旁,吻着她的肩胛骨、脖子,一路向上,吻到额头,「你真美!在我心里你最美!你是我遇到的最美的女人!」

  「真的?」秦婶抚摸着爸爸宽阔的胸膛问。


  「真的!比珍珠还真!」爸爸信誓旦旦的说。

  「嗯!」空气沉默了下来,他们轻轻地抚摸着对方。

  爸爸抚摸到秦婶的小腹,沾上一点自己的精液,竟故意弄的满手都是,在秦婶的身上到处涂抹,就连两座玉峰未幸免。

  「好啊!我也会!」秦婶起身爬到爸爸身上,把自己身上的精液涂到爸爸身上。「原物奉还!」或许,是他们这样闹的,我在天棚上竟闻到淡淡的腥味儿。
  「好久没有闻到这味道了!当初觉得讨嫌,现在却很喜欢这味道。也许是想男人想疯了。」

  「什么味道?」爸爸撩开在他鼻子上的长发。

  「就是这个呀!」秦婶身子向上挪,抹着精液的双乳压在爸爸脸上。

  「呜呜!--」爸爸有些嫌弃的别过脸,「原来是这个呀!」。说着向下推秦婶。

  「还嫌弃了!我都还没嫌弃呢!」秦婶按住爸爸的肩膀,不让自被推下去,「你要是不把我把奶子上的舔干净,我就带着这身味儿等老秦回来!」

  「这个,哈!——」爸爸捧着在自己正上方的双乳,想把乳房用手擦干净。
  「快!--舔!--」说着,硬是将一只玉乳,压到了爸爸的嘴上。

  也许是怕再躲秦婶就生气了,爸爸真的将沾满自己精液的玉乳含到嘴里,吸吮起来。

  「好了!吸吸就好,不难为你了!」,说着,她身子下滑,吻上爸爸的嘴唇。这次亲吻,没了之前的疯狂,也没了之前的唾液声。轻轻的慢慢的,两人唇间弥散的温柔甜蜜。

  两人吻吻停停,吻了好久。

  秦婶翻身下炕,取来湿毛巾,为爸爸擦拭身子,尤其认真的把软掉的鸡巴里里外外擦得干干净净,非常的温柔细心。

  最后,又亲了一下软趴趴的鸡巴,「滚吧!」

  「嗯!」,爸爸起身,秦婶在一旁帮着,把衣服穿上,「那个,……」
  「别叫你老婆看出来」,说完,将爸爸推出门外。

  秦婶一个人躺在炕上,依旧赤裸着,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

  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也退回到自己家。

     ***    ***    ***    ***

  差点就被爸爸看见我从天棚里下来。平日里会骂我胡闹,伤了自己怎么办,但是,今天呢?呵呵!谁知道呢?

  可能是之前在秦婶家心情好吧,爸爸回家后很奇怪,很奇怪!

  首先是主动给妈妈夹菜,主动给妈妈盛饭。饭后呢,主动包揽洗碗刷锅的活。甚至,还从来没有过的,给妈妈揉肩,说妈妈做饭辛苦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心生愧疚吧。

     ***    ***    ***    ***

  夏天很是炎热,我时常常去不远的湖里游泳。

  当然,家里人是不让的,因为,那湖里年年都会淹死人。尤其是前年,有女孩儿被奸杀后分尸,尸块就扔在这湖里。警察打捞了半个月,还是缺一部分,最后只能做罢。

  最近我天天去游泳。不是为了纳凉,而是在这里遇到我们学校的美女。
  靠湖中间的地方,有个高压电线塔,底座高出湖面半米多,有梯子能上去。有次游累了,就想上去休息一下。不想,遇见高我两届的美女姐姐--李玥颖。
  李玥颖,是我们学校做课间操的领操员。家里很有钱,住的是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长相甜美可爱,一说一笑,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乖乖女。高年级的都叫她美女、校花什么的。

  当时,我正顺着梯子往上爬,马上快露头了。突然,上面下来一条腿。一脚就踩到我脑袋上了。从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当时一惊,竟被那只脚踹了下去,掉到水里。

  我在水里,仰头望去,刚要开口骂,看清是她的时候,全部的怒意瞬间没有了。

  她见自己踩了人,还把我踹到水里。急忙蹦下来,游到我身边,赔不是。我当然是原谅她了。

  湖是有浪的,她离得我很近,水面晃动,我俩时不时的就挨在一起。感受着她身体传来的温度,以及隔着薄薄的衣服传来的触感,我当时有些迷醉了。我不自主的往上蹭,以体会更多。

  当她牵着我的手,往台子那游的时候,从手心传来的触感,让我有种要一把搂住她的冲动,只是没敢。

  之后,我们没有说什么。或者说,我当时傻傻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听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就记得她说喜欢来这里看日落什么的,以及她水淋淋的衣服裹在身上的绚丽情境。

  在那之后,每天,我都会游到那台子附近。如果她在,就上去坐一会儿。有时,会说上两句。有时,她只是对我笑笑。无所谓了,只要她在,在她身边坐一坐,晚上回去,做梦都是甜的。

  今天,我远远地看见她在,急忙游过去。等上了台子却发现,她在哭,身子一抖一抖的。

  「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我小心地问。

  「你来了。」她转过身来,我这才看见她的眼睛已经哭肿了。

  「你怎么眼睛哭成这样?」我蹲在她的对面,替她擦着眼泪。

  「我爸爸妈妈离婚了!」说着,搂上我,头枕在我肩上,哭得更厉害了。
  我当时就蒙了。无论是他爸妈离婚的噩耗,还是她将我搂住并枕着我的肩,都让我很突然。尤其是后者,让我血压瞬间飙升。

  也许是,看到爸爸在秦婶那里的表现,给了我勇气。我慌了一下后,双手搂住她,右手在她的左肩拍着,左手顺着他的背上下抚摸着,以此来安慰她。
  有可能是她哭累了,也有可能是我安抚的作用,她渐渐不哭了,直起身,「谢谢你!」看着她虽然不哭了,但是依旧抽泣不止的样子,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但又不知如何劝她。

  「他们只是离婚了,又不是不在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当时竟然这样说,「你看,我们这附近有多少没爸的孤儿。你不比他们强多了。」
  「那——那能比吗?」她拍了我大腿一下。

  「是不能比。但是,我姥姥说,人总要往好处看,要不怎么活啊!」我挠了挠头「对不起!我不会劝人。但是,我就是看不得你哭。你这一哭,我就难受。恨不得,能替你难过。」说着,我不自觉的抓住了她的手,力气很大。她想往外拽,都没有拽动。

  「你弄疼我了!」她脸红的看着我。

  「哦!」我急忙松开手。

  之后,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我们面对着面,都是低着头,我蹲着,她坐着。
  太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以下,天渐渐黑了下来。

  「谢谢你!」,她在我脸庞亲了一下,「明天见!」说完,扑通一声,跳到湖里游走了。

  好!明天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