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禁恋素心】(卷01)【作者:水玥萱】
【禁恋素心】(卷01)【作者:水玥萱】
字数:684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卷

  第01章我知道,我是棋子上

  「公主,慢些跑!小心路滑!」

  听着我的侍女云娥和奶娘秀月的呼喊,我却还是在疏琉宫内奔跑着。

  现在的我,已经八岁了。

  奶娘告诉我,母亲是被皇後逼死的。奶娘告诉我,我现在是公主了。奶娘告诉我,就是因为皇後的谗言,母亲才会生下我就进了冷宫。

  可是,我还是不太懂。

  我只知道,皇後害死了母亲。

  以前,我和母亲,还是奶娘,我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

  现在,我和奶娘,还有云娥,我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偶尔,父皇也会来看我们。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了。就连侍卫,也是站的远远的。

  我躲了起来,看着奶娘和云娥焦急的找着我。悄悄的,在心里偷笑着。
  突然,我被抱起,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父皇!」我看着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金色的龙袍。

  「心儿,你在做什麽?」

  「我在和奶娘他们玩啊,她们笨笨,找不到心儿。」我笑着,扯着父皇身上的龙袍。

  「你已经八岁了。」听着他淡淡的开口,「该读些书了。」

  一句话,八岁的我,开始了读书。

  每日,都有师傅会来疏琉宫。

  琴棋书画,天文地理,似乎,所有的书,我都读了。

  四年的时光,让原本嬉闹的我,慢慢长大了。

  终於,我懂得了一切。

  原来,母亲是因为我,才打入了冷宫。

  那一句断言,断言我会祸乱朝纲。

  也或许,没有我,皇後还是会用各种方法的。

  也终於知道,父皇将我留下。

  只是因为,祸朝乱纲,祸他超乱他纲,我便是,有用的。

  一直以为,慈爱的父皇,原来只是因为我有用,才留下了我。

  也明白了母亲最後的话。

  她希望我永远快乐,永远保持一颗素心。所以,我叫做素心。

  可是,有了恨的我,怎麽保有素心?

  一直以为自己有父皇疼爱的我,又如何保有素心?

  那一年,我十二岁。

  我的天真和活泼,永远的埋葬在了八岁之前。

  「公主,面煮好了。」

  我看着奶娘,将寓意着长寿的面端了上来。

  我们三个人,安静的吃着。

  今天是八月十五,也是我的生日。

  可是,十二年来,似乎都是三个人度过的。

  「公主,今日,皇上送了一对玉如意,说是给公主的生辰礼物。」

  吃完面,云娥将两个锦盒送至我面前。

  里面的玉如意很温润,光泽匀称,一看就知道,是上品。

  「收起来吧。」

  谁又知道,我根本不想要任何的礼物。

  我想要的,只是父皇可以陪我过一个生日罢了。

  可是……父皇永远不会的吧?

  我只是一颗棋子,一颗将来会祸乱他朝的棋子罢了。

  我能够出了冷宫,能够有现在的身份,应该满足了,不是吗?

  「公主,今晚,还去拜祭娘娘吗?」奶娘还是习惯叫母亲娘娘。

  点点头,我看着窗外。

  月亮好圆,可是,我的心,似乎永远的缺失了一块。

  十岁的我,慢慢开始懂事了。在疏琉宫的後面,悄悄的为母亲置了一个灵位。我相信,母亲也会想留在这里吧?毕竟,她是那麽的爱父皇。

  拜祭完母亲,我让奶娘和云娥退下了。

  站着窗前,看着寂寥的夜色。

  不知道,在自己离开苍穹,嫁到别国前,是否能够为母亲报仇?

  对父皇来说,他只需要有用的人。

  母亲,对於他来说,没有皇後有用,所以母亲可以死。

  自己,应该比皇後有用吧?

  所以,皇後可以死吗?

  第02章我知道,我是棋子下

  父皇,是苍穹国的皇帝。苍穹,是最大的国家了。

  这些,都是我慢慢才知道的。

  「心儿,明年,你就要十四岁了。」

  坐在疏琉宫的园中,我的对面,坐着父皇。

  「明年,你就要成年了。」

  在苍穹,女子十四岁,就成年了,就可以嫁人了。

  「父皇,您已经为儿臣找到了婚事了吗?」我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带着嘲弄的。原来,自己真的只是一颗棋子。

  但是,父皇没有说话。

  他的眉头皱紧,奇怪的看着我。

  「儿臣的话……很奇怪吗?」他的眼神,让我觉得不安。

  「你想出嫁?」

  「儿臣没有想得权利的吧……」我叹气,「父皇要儿臣嫁,儿臣便嫁。父皇要儿臣留下,儿臣便留下。」我,有说任何话的权利麽?

  「那就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你的婚事,我自会做主。」

  很奇怪,似乎,在我面前。父皇从来没有自称『朕』过。

  「儿臣明白了。」

  反正,这一生,我也不会爱上任何人。

  母亲深爱着父皇,最後,却只有一死。

  自己也曾爱着父皇,可是,得到的却只是棋子的下场。

  无论是哪一种爱,对我来说,都太奢侈了。

  母亲说的没错,我只能保有素心。

  一颗素心,才不会被爱所伤。

  「心儿,你是我唯一的公主,你的婚事,我自然会有安排。」

  父皇的话,让我只觉得心冷。

  原来,最终,我得到的还是安排罢了。

  也罢,也罢,我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吗?

  「儿臣全听父皇的安排。」

  我听到自己,恭顺的回答。

  那一年,自己十三岁,离成年,还有一年的时间。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一直停留在十三岁那一年,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可是,我还是长大了。

  「公主,您十四岁的生辰快要到了呢。」

  云娥一边为我梳着发髻,一边说。

  「恩。」我不知道该说什麽。

  「公主,以後奴婢就要为您梳适合您的发髻了。」云娥依旧自顾自的说着,或许,是疏琉宫的人太少了,少到她除了我,也不该和谁说话了吧。

  「公主,您越来越美丽了。」都梳好了,云娥放下梳子,看着我。

  「是吗?」我看着镜中的自己。

  「您看您,素齿朱唇,双瞳剪水。公主雪肤花貌,我想整个苍穹没有那个女子能够与您媲美了!」

  我只是看着镜中的自己,「云娥,这些话,对着我说便可。不要说出去,否则,只以为我如何自以为是了。」

  「公主!」我看着云娥似乎有些焦急,「云娥说的是真的啊!云娥在服侍您前,已经经历了好多个主子了!她们也算是皇上身前的美人,可是无人可以和公主相比的!」

  我看着她如此激动,也只能笑笑罢了。

  美,又如何?

  终究,只是一副皮囊罢了。

  母亲的美,在我的记忆中,才是最美丽的。

  奶娘说过,母亲本是这苍穹的第一美人。

  可是,终究,只是被良人负,终究只是归於黄土。

  红颜薄命。

  终於,她连心爱之人最後的怜惜,都未曾得到。

  一夜的恩宠,只是有了我这个让她进入冷宫的女儿罢了。

  若是可以,我倒是宁愿自己没有这副皮囊。

  今生,我早已无所求,只求为母亲报仇。

  只盼来生,可以有一副平凡的相貌。

  生在一个平凡的农户。

  爹娘恩爱,父慈母爱,我多受到些疼宠。

  这些,才是我最终想要的。

  第03章我不是孽种!

  十四岁的生辰,早早的,云娥就为我梳了一个成年的发髻。

  「公主,您真的很适合这样子的发髻呢!」插上了最後一根钗,「您看,真的好美啊!」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素雅的鹅黄色,发髻已经是成年该有的了。

  「云娥,你下去和奶娘一起忙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屏退了云娥,我突然有些想要走出疏琉宫的冲动。

  我,马上就要成年了。可是,从未出过疏琉宫的宫门一步。这一刻,突然很想出去看看。看看这个皇宫,到底是何种模样。

  我悄悄的躲过侍卫,我一直知道,疏琉宫有一处可以到外面。只是,那里从来没有人注意到过。

  看着高高的黄色围墙,这就是一直将我困了八年的疏琉宫麽?

  在外面看起来,似乎很大很高。可是,谁又知道,里面只是一个笼子呢?
  突然,几个宫女走了过来,我将自己隐藏在树木丛中。

  「今天,是素心公主的生日呢。」我听到,宫女们似乎在讨论我。

  「那个公主真是幸运。本来,母亲都被打入了冷宫了。」那个声音,似乎有些年纪了。

  也是,若不是有些年纪的宫女,又怎麽会知道那麽多年前的事情呢?

  「真的吗?那为什麽那位娘娘会被打入冷宫啊?」几个年纪较轻的宫女立刻好奇的问了。

  「你们轻点!」我听着那个老宫女,压低了声音。

  「据说,是因为有断言,公主将来会祸朝乱纲。」

  「怎麽可能?!」

  「嘘,轻点。」我也开始注意听了,我一直想知道,难道就因为一句话,母亲就该被打入冷宫吗?

  「其实,这一切都是皇後娘娘的主意。不过,我还听说,其实这个公主,根本不是皇上的!是那位娘娘和别人私通,生下的孽种!」

  我听着她们似乎还说了什麽,可是,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孽种?我是孽种?

  原来,我根本不是父皇的亲生的吗?

  所以,母亲才会被打入冷宫?

  所以,父皇才会只将我作为一颗棋子吗?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走回疏琉宫的。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走回房间的。
  「公主,您到哪里去了?可急死老奴了!」我看着奶娘脸色的焦急。

  「奶娘,我是母亲和父皇的孩子吗?」

  「公主,您在胡说什麽!您当然是了!」奶娘的脸色,似乎真的很生气。
  「娘娘那麽忠贞,那麽的爱皇上,您怎麽可能不是!是谁!是谁竟然如此的侮辱娘娘!」

  我看着奶娘,只想得到确认。

  「奶娘,所以……我不是孽种,对不对?我是父皇的孩子,对不对?」如果,我连这一点都不是了。那麽,我到底剩下什麽?

  「那是当然!公主,不要听别人的谗言!这些,都是皇後为了打击娘娘捏造的!」

  我点点头,心中的不安和痛苦,慢慢消失了。

  奶娘不止是我的奶娘,也是母亲的奶娘,她一直跟随在母亲的身边。所以,她不会骗我的。

  「公主,天色也不早了。」

  我这才发现,原来,天色已经暗了。

  「老奴去将面端过来,可好?」

  我点点头,看着奶娘离去。

  不一会儿,奶娘和云娥都来了。

  我们三个人,如同每一年一般,围在一起,为我祝寿。

  「奇怪,今年,为何皇上没有赏赐给公主任何东西?」饭後,云娥看着我。
  「或许,是我长大了吧。」

  或许,是我不再重要了。

  父皇,好久都没有来看过我了吧?

  也许,他已经想好了,如何将我这颗棋子,落在棋盘的何处了。

  云娥和奶娘看我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什麽。

  看着玉兔东升,看着毫无缺陷的玉兔。

  「不知道,母亲在天上过得好不好。」看着那一轮明月,我的心中,却突然思念起了母亲。

  「公主要去为娘娘祭拜吗?」

  「恩。奶娘,你和云娥去准备一下吧。」

  祭拜了母亲,回到了房中,我正准备歇下。

  「皇上驾到!」

  突然,一声尖利的声音,传来。

  「皇上来了!公主,皇上来看您了!」

  我看着奶娘和云娥惊慌的出去接驾。

  父皇……来了?

  他从来不在我生辰的时候来的。

  这,是不是代表着。

  父皇,还是爱我的?

  还是将我……

  当做女儿而不是棋子的呢?

  第04章父皇,你还要我如何?!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看着父皇让所有人平身,然後屏退了所有人。

  「父皇……那麽晚来找儿臣,有什麽事吗?」待父皇落座,我也坐下了。
  只是,为何父皇只是看着我,却一言不发?

  他的眼神……为何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今日,你成年了。」

  听着父皇的话,我沈默,不知该说什麽。

  「抬起头,让我看看。」

  我吃惊的看着父皇,他竟然勾起我的下颚。我只能与他对视,看着他眼中莫名的神色。

  「那一句断言,或许没有错。你已经长得如此绝世了。」

  我只感到,我的心咯!一下。

  父皇……是准备将我去祸乱他朝了吗?

  我,终究只是一颗棋子吗?

  「为什麽不说话?」

  「儿臣……该说什麽?」我知道,此刻的我,很悲哀,「父皇,您不是已经决定,将儿臣祸乱他朝了吗?」

  我以为,他会说是。

  可是,他只是拂袖站了起来。

  却一言不发,和我对望着。

  「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就是为了这个作用!」

  父皇,你为何要发怒?我不是已经都随你安排了吗?

  我的心,有些空洞。

  「儿臣知道,儿臣也全听着父皇的安排。」

  这样子,够了吗?

  我什麽都听父皇的安排,这样子,够了吗!

  我不该有任何奢求的。

  这个男人,本来就没有心。

  他可以杀死无用的子嗣,又怎麽会对我的有任何的亲情呢?

  我好傻啊!

  傻到以为,今日父皇会来,是为了替我庆祝生辰的!

  「你!」

  父皇的脸色,似乎有着恼怒。

  可是,我做了什麽?我是如此的恭顺,如此的听从安排啊!

  「父皇,您为何生气?儿臣已经说了,愿意听从父皇的安排了。儿臣,是心甘情愿的。」素心啊素心,你只是一颗棋子!为何还要幻想父爱?

  可是,出乎意料的。

  父皇抓着我的手臂,将我提起。

  似乎,还是很恼怒,却又有些懊恼。

  「你就那麽想出嫁!那麽想逃离我的身边!」他的话,好奇怪。

  「不是儿臣想不想,是父皇要不要吧。」我不明白他,或许,我从来就没有明白过他,「儿臣是您亲封的公主,儿臣的使命就是祸乱他朝。若是父皇让儿臣去,儿臣自然不能不能从。若是父皇让儿臣留下,儿臣也愿意。」

  父皇,甩开了我的手,负气走到了窗前。

  「父皇,儿臣做错了什麽?您为何生气?」我真的不懂,我是如此的听话,为何你还要生气?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那时候,根本就不该把你留下!」若是不将你留下,此刻我就不会如此!

  可惜,後半句话,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原来,父皇是恼怒我的存在。

  原来,我连存在的必要都没有了,是不是?

  「原来,父皇是後悔让儿臣活了下来。」连我的父亲都不要我了。那我还有什麽存在的必要吗?

  替母亲报仇?

  父亲都不要我了,我还能报仇吗?

  「那父皇,希望儿臣怎麽做?若是儿臣死了,是不是父皇就不会生气了?」
  也罢,若然如此,倒不如死去。

  母亲将我抛下了,父亲也不要我了。我留在这世界上,又有何用?

  我,竟然是一个父母都不要的孩子啊!

  那一刻,我好想大笑,笑自己痴傻!最後,竟然还想得到一丝丝的亲情!
  看着桌上的剪刀,如果那冰冷进入身体,是不是我就不会再有任何奢望了。
  「你做什麽!」

  拿着剪刀刺向我的手,被抓住。

  「父皇为何要阻止儿臣?既让您不希望儿臣留下,儿臣便听话的离开。这样,父皇该不生气了吧?」我知道,自己在笑,可是,笑的比哭还难看吧……

  「该死的!谁让你这麽做的!我何时说过让你死!」

  看着父皇,将我手中的剪刀夺下,丢出了窗外。

  「那父皇想要如何?」

  我只是低着头,不让泪和脆弱,流露出来。

  父皇,不会喜欢看到吧?

  他一向厌恶软弱的人的。

  第05章禁忌之痛,绝望边缘

  「我想如何?」耳边,传来父皇的低语。

  突然,头被抬起。

  「唔……」我的泪在眼中。

  可是,此刻,我却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父皇……在吻我?!

  「不……」我推开了他,恐惧的看着他。

  「父皇,儿臣是您的女儿啊!」他的眼神,像是要吞噬了自己一般!太可怕了!

  「你不是问我要如何?」我看着父皇一步步的将自己逼到了墙角,「我要你!我当年就不该将你留下!否则,现在也不会如此!」

  「不……不!」我摇着头,泪已经滑下,眼中是恐惧吧。「我是你的女儿啊!你是我的父亲啊!」此刻,顾不得任何的礼仪称呼了。

  「女儿?!」下颚被他的手钳制,「对,你是我的女儿!但是,你的生命,是我给你的!所以,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人!」

  父皇的话,他的眼神,太恐怖了!

  我只觉得浑身颤抖,不敢相信这一切!

  我是在做梦吗?否则,我的父皇怎麽会对我做这种事情?!

  「既然,我留下了你!甚至,想占有你!那麽,你只能服从!」

  我被丢到了床上。

  「不要!不要!」我惊恐的後退,「父皇!我是你的女儿啊!你不可以这样子的!你忘了吗,你要将我送去他国的啊!」

  我只希望,可以唤醒他的理智!

  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麽!

  「不要!父皇,求求你,放开我!」

  看着扑上来的男人,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衫。

  「闭嘴!我不会将你送去其他地方,这一生,你只能做我的女人!」

  「不!……要!……」我不断的阻止他的双手,却看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变成了碎片。

  「不要……父皇,不要啊……」泪已经决堤,只能不断的抱着自己的几乎赤裸的身子,恐惧的颤抖。

  我的挣扎,却得不到任何他的理智。

  挣扎中,他已经将我绑在了床头。此刻,自己除了双脚,已经无法动弹。
  「不要……不要……不要……」摇着头,不断的蹬着腿,希望可以将他推离自己。

  「父皇,我是您的女儿啊!你不可以这麽待我啊!不要啊!」我不断的呼喊,不断的挣扎。

  「女儿?!或许,你根本不是我的种!」

  「不……!」感觉到我的腿被掰开。

  心底最深的恐惧将我淹没。

  「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你和母亲的女儿啊!」我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男人,「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哈!你母亲!你母亲在进宫的那一刻,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了!你或许根本就是她和哪个野男人的孽种!」

  我的心,那一刻,空了。

  孽种?

  奶娘说过,母亲是忠贞的啊。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疯了一般,「求求你,父皇!我求求你!不要如此对我!不要啊!不要……」

  可是,再多的话呼喊,还是唤不起他的意识。

  「不……!」尖利的刺痛,袭向全身。

  我觉得,我的灵魂,已经抽空了。

  看着身前的男人,感觉我软软的动着。

  泪痕还留在脸上,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我是孽种吗?

  我不是父皇的孩子吗?

  下体的痛,却比不过心中的痛。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不是父皇的孩子的!

  可是……是又如何?

  我被自己的父皇如此对待啊!

  在身体里面的男人,是父皇啊!

  「不要……不要……不要……」我听到自己虚弱的摇着头,口中一直喊着不要。

  「唔……」

  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我……被自己的父亲吻着?!

  哈哈哈……为什麽!为什麽会这个样子?为什麽?!

  我等待了那麽多年,乖乖的做了那麽多年的女儿。

  结果,得到的却是一句可能是孽种?

  最後的结局,竟然是被自己的父亲强* 暴?!

  为什麽!

  上天为什麽要这麽待我!我到底做错了什麽!

  体内的利刃,还在,身子越来越痛,可是心却越来越空洞。

  喉咙,已经嘶哑了。

  泪,也流干了。

  连意识,也离开了我。

  最後……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第06章地狱纹身

  绑着的手,被解开了。

  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床前,慢慢穿上衣服的男人。

  室内,已经一片大亮了。可是,我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沈入了黑暗之中。永远,没有办法再明亮了。

  「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灵魂深处传来。
  「是,与不是,根本不重要。」他的声音,传不到的心里,「我养育了你十多年,就算是我女儿,你也早已经是我的人。若不是,你更该是我的人了!」
  「呵呵呵,哈哈哈……」赤裸着身子,我大笑着,笑的泪滑了下来,笑的心抽痛。

  「够了!不要笑了!」

  他的脸上,充满了怒气。

  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我已经了无生气了?

  「父皇?还是,我该称呼你皇上?或者,我该称呼你什麽?」

  「在外面,叫我父皇。在床上,叫我戟龙。」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笑里面,似乎参杂着痛。

  「我成了什麽?我成了你的妃子?!」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

  「该上朝了,你好好休息。」

  看着他本要发怒,最後看了我一眼,甩袖离去。

  我只是趴在床上,不想起来,也没有力气转身。

  床上的淡淡红色,告诉了我,昨晚发生了什麽。

  身体的疼痛,让我知道,原来,最疼的还可以是人心。

  本来,就没有指望过我可以得到幸福。只是,毕竟还是期盼过得。一直想着,也许父皇有一天,可以对我慈爱一些。结果,换来的却是这般境地!

  「公主?!」

  听到水盆落地的声音,看到奶娘惊恐的脸。

  「公主!是谁?是谁竟敢如此对你!」

  随着奶娘的视线,看着我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奶娘,我是不是父皇的孩子?」我只想知道,现在的我,还剩下什麽了。
  「您当然是!您是娘娘和皇上的孩子啊!」

  「是吗?」我没有力气起来,只是趴着,「奶娘,你可以知道?我身上的所有伤,都是我那个父皇造成的?我是他的孩子?所以……我现在成了他的禁脔了,是不是?」

  「什麽?!皇上……皇上……」

  奶娘的声音,如此的惊讶。

  「他说,我可能是孽种……」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任何的情绪了。

  「公主!公主!您不要吓老奴!您的样子,不要吓老奴啊!」奶娘的声音,很焦急。

  可是,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了。

  「公主!」

  最後,只听到一声带着惊恐,带着害怕,带着惶恐的呼喊。

  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远处,母亲的身影。

  「母亲,心儿,是不是你和父皇的孩子?」

  我看着那位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子,可是,却如此的朦胧。

  「母亲,求你告诉心儿,我到底是不是只是一个孽种?」

  可是,无论我怎麽呼喊,那个女子只是离我越来越远而已。

  「母亲!」我不断的奔跑,想要追上去,「求你,告诉心儿啊!求你告诉心儿啊!」

  终於,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片黑暗。

  为什麽?为什麽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我……到底是什麽?

  一直以来,我要的是那麽简单。

  只要,能够活着,为母亲报仇。

  只要,能够讨好父皇,有一天,让他愿意承认我这个女儿。

  可是,结果,我无法报仇。因为,我只是一直被囚禁在疏琉宫中而已。
  也无法得到父皇半分的慈爱,因为,我只是他要的禁脔罢了……

  现在,也许,我甚至只是一个孽种!一个不该存在的孽种!

  朦胧之中,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忽冷忽热,胸口好难受,像是压着什麽东西一般。

  朦胧中,似乎听到一个声音,不断的大吼着。

  「心儿,你怎麽了?」

  「来人!快去把御医叫来!」

  是谁?

  是父皇吗?

  不!他不是父皇!他只是一个将我带入地狱的人!

  耳边,我似乎听得到有人在呼唤我,可是,我却不想醒来。

  求你们,不要叫我了,好不好?

  让我,就这麽睡着吧。

  永远的睡着。

  也许,我就不会痛苦了。

             第07章朱戟龙独白

  我看着床上,了无生气的女子。

  她,应该是我的女儿吧。

  可是,我对她,早就没有了父女的情分。从,第一眼看到她,她就不会成为自己的女儿的!

  她到底,是不是我的骨肉,这根本不是我在乎的。

  就算她不是我的孩子,或者就算她是我的孩子,也改不了。这一生,她会成为我的女人。

  她的生命是我给予的,她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只有我才能主宰她的生死!
  「心儿,你听着,无论你是不是我女儿!你这一生,只能是我的人!」
  可是,床上的她,还是苍白着脸,毫无生气。

  御医一个个进来,一个个出去配药。

  但是,三天了,她像是故意沈睡一般。

  药喝下去,又吐出来。身上的高烧,一直不退,身子忽冷忽热。

  「心儿,你是我的人!你不可以死!听到了没有!给我醒来!」抓着她,不断的摇晃,却还是没有反应。

  「皇上,您不要这样子!公主已经很不舒服了。」

  看向一旁的老奴。

  「滚!」

  「皇上,老奴求您,过去的一切,都是娘娘和老奴的错,求您,不要再折磨公主了!她还是个孩子啊!」

  折磨?我从未想过折磨她。

  只是,她身上淡淡的情绪,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总是让我会沈沦罢了。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爱过她的母亲。娶她,只是因为对我的帝位有帮助。

  打入冷宫,也只是因为需要我帝位的稳固。

  甚至,杀了她,都是因为我的皇位。

  可是,留下素心,却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当年,那个一看到我就要求抱抱的女孩子,让我片刻的心软了。所以,我才留下了她。可是,留下她,她就必须用自己来偿还!

  从一开始,我就不信什麽祸乱之说,一切,只是为了我的位子罢了!

  「她是不是朕的孩子,你和那个贱人心里清楚。不过,从她出身开始,就注定是我朱戟龙的人!」

  我清楚的看到,老奴的脸上的惶恐。

  「朱素心,我给你现在的身份,给你一切。你就该知道,这一生,无论是生是死,你都逃不开我了!」

  我看着床上依旧昏迷的她,一字一句的在她耳边说出。我知道,她听得见!
  「照顾好她!否则,提头来见!」

  拂袖,吩咐了一旁的御医。

  回到穹御宫,坐在房中好一会儿,却听到皇後求见。

  皇後?她来做什麽?

  「宣。」

  「臣妾参见皇上。」

  「平身,来找朕有何事?」我皱眉,看着眼前虽然美丽,却失了一些淡雅之气的女人。

  「皇上,臣妾听闻你这几日都去疏琉宫,所以特地过来看看。是不是公主有什麽事情,让皇上如此的操心。」

  好一番关心的说辞,看在我眼里,只是虚伪罢了。

  「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安安分分的待在你的莹雪宫里就可以了。」她的心思,我会不知道?

  想要搬进玉凤宫?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想要稳固自己的皇後宝座?
  我给她一个皇後的头衔,她就不该再奢求什麽了!

  「皇上……臣妾……也是关心皇上而已。」

  「洛舒,你该知道,朕的脾气,不要惹怒我!」

  我的声音,很残忍。这麽多年的,她该知道自己的脾气的。

  「若是无事,你可以回莹雪宫了。」

  现在,我不想见到任何人。

  「皇上……不如,让臣妾今晚伺候您吧?」说着,已经衣衫半解了。

  看着她靠过来的身子,却毫无兴趣。

  「洛舒,你是在挑战朕的底线吗?」声音已经出现了威胁。

  「臣妾不敢……」

  「只是……难道皇上真的被朱素心那个孽种迷惑了吗?皇上是不是碰了那个孽种?她根本就不知道……」

  『啪』我狠狠的挥手。

  「不要再让朕听到接下来的话!洛舒,你做了什麽,朕清楚的很!如果还想保有皇後的称呼,最後收起你所有的心思!」

  我知道她要说什麽。

  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心儿是不是我的孩子。

  不过,无论是不是,我根本不在乎。

  「滚!」

  最终,我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惶恐的退了出去。

  她不敢有怨言,也不能有怨言!

  我早已说过,宫中不准在谈论公主的任何身世。

  看着漆黑的夜色,不知道,心儿到底什麽时候会醒来。

             第08章复仇的苏醒

  我的意识,一直游离在黑暗中。那里,什麽都没有,只有黑暗。

  我不想醒来,也不想有意识,就只是想这麽想下去。

  「公主!公主!您不可以死啊!您快醒醒啊!」

  一个声音,不断的在我耳畔呼唤着。

  是谁?我死了吗?世间,有何让我留恋的东西?

  「公主!难道您忘了吗?您忘了您母亲的仇了吗?您忘了吗!」

  母亲……母亲的仇?

  母亲死了,是被皇後害死的,是被她逼死的。

  「公主!您快些醒来啊!为您的母亲报仇!」

  报仇?我该怎麽报仇?

  我出不了疏琉宫,没有权势,如何能够对付皇後呢?

  「公主,难道您忘了吗?您是娘娘用死换回来的啊!娘娘用自己的命换回了你啊!」

  母亲用命换回了我!

  苍白的雪地,鲜红的鲜血。

  母亲,冰冷的躺在地上,甚至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母亲,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我的命!

  而我!不能为她报仇!甚至,还想寻死?!

  「心儿,娘希望你活下去,永保素心……」

  母亲!母亲让我活下去!

  可是,我在做什麽!

  我选择死亡!选择放弃!选择放过所有将母亲逼死的人!

  皇後的咄咄逼人,父皇的冷漠以对!他们,是逼死了母亲的人!

  甚至,父皇将我的身子夺去!

  我要醒来!我要为母亲报仇!我不可以死!

  我的意识,挣扎着恢复,我的内心叫嚣着报仇。

  没错!我怎麽可以死去?为了一心保我的母亲,为了希望我可以活下去的母亲!

  我!不能死!我朱素心不能死!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奶娘和云娥担忧憔悴的脸。

  「奶娘……」我想伸手,却毫无力气。

  「公主?」奶娘凑了过来,「公主!您醒了?您醒了!您终於醒了!」
  「奶娘……」我好吃力,为什麽说不出话来?

  「公主!您不要动!御医!御医!快!公主醒了,公主醒了!」

  看着御医们不断的为我把脉,不断的看诊,我太虚弱了,根本没有力气去阻止什麽。

  折腾的好久,终於御医们都确定了药方。

  「云娥,你快去通报皇上,公主醒了!」奶娘对着云娥下令。

  我只是看着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奶娘和我了。

  我的力气,终於恢复了一点了。

  「奶娘……」我伸出手。

  「公主,您要什麽?您想干什麽?告诉老奴,老奴为您拿!」奶娘的眼中,有着泪。

  「我没事了,我真的没事了。」奶娘,一直默默的照顾着我。

  她是那麽担心我,而我,竟然想要一死了之。

  「公主,老奴求您,不要这麽吓老奴了!」拉着我的手,奶娘哭了,「您就算不为了您自己,不为了老奴,也该想想娘娘啊,想想您的母亲啊!她为了您,连命都可以不要了!您不可以如此的轻贱自己的生命啊!」

  「奶娘,我知道了……我知道。」我只能安慰她,「我已经想通了。我要为母亲报仇,我要让皇後失去一切,偿还母亲的死亡!」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真的苏醒了。

  母亲,心儿对不起你了。

  我不能保着一颗素心了,我的心,已经被仇恨染上了颜色了。

  母亲,就原谅女儿这一次吧,待女儿报仇了,一定会听您的话,一辈子,只有一颗素心的!

  「奶娘,你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父皇的女儿?」

  如果不是,我就该有理由报复了。

  如果是……那……我该如何?

  他是我的父皇,是我的父亲啊!可是,我的身体,却被他强占了啊!

  「当……当然!您当然是皇上的女儿!您难道不相信娘娘吗!娘娘的忠贞,谁都不可以侮辱的!」奶娘的声音,有些颤抖,却还是坚定的。似乎,她只是在气愤。

  「我没有……那为何父皇……」可是,为什麽,每个人都说我不是他的孩子。
  「那都是皇後造谣的!她造谣,让皇上将娘娘打入冷宫!她告诉皇上,您不是他的孩子,让皇上眼睁睁的看着她逼死了娘娘!这都是皇後干的!」

  我没有再说话了。

  原来,这就是後宫。为了自己的地位,可以不顾他人的死活。

  不就是这样子麽?

  我是一个婴儿的时候,竟然就被断言,祸朝乱纲了!

  可笑的是,那时候,我根本没有任何自我意识啊!

  「奶娘……」就算是父皇的孩子,我依旧在颤抖,「我该怎麽办?父皇……他……对我……」被自己的亲父如此对待,我该如何?

  「公主……」奶娘也只是担忧的看着我。

  是啊,我能如何?别人又能如何?

  他是皇帝,是苍穹的主宰。谁能够忤逆他?

  就算我想死,也要得到他的允许,不是吗?

  「皇──上──驾──到──」尖利的声音传来。

  那一句驾到,却让我颤抖了。

  「你终於醒了。」

  可是,还未等我准备好,就已经看到了他。

  我知道,我应该行礼的。可是……我却不想麽做,因为,我厌恶他!厌恶他,如此的对待我!可是,他却是父皇!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下颚被抬起,与他对望,「你的眼中,看我,不该是仇恨!我给了你生命,你就该将你的全部给我!」

  仇恨?原来,自己已经克制不住的恨他了!

  「我是你的女儿!我的体内流着你的血!你不可以那麽对我的!你知不知道!」我将所有的力气,都吼了出来。吼完,虚弱的靠在床柱之上。

  「女儿又如何!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在苍穹,上古时代开始,为了皇族血脉的正统,父女兄妹母子便可以结合了!」

  「可那是上古时代啊!不是现在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麽他会如此疯狂!
  「我是苍穹的主宰!我要你,不管你是什麽身份!你便只能是我的!」
  我只觉得荒谬,只觉得不可置信。

  我看过史书,自然知道,为了皇族血统纯正,上古时代的确可以如此。可是,现在不是啊!我只将他当做父亲啊!

  「你到底把我当做什麽了?到底,你可曾把我当做是女儿过了?」我只想知道,我一直尊敬的父皇,到底把我,当作了什麽。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你当做女儿。你是我的人,是我的宠物,也是我的玩物。这一辈子,你只能是我朱戟龙一个人的!」

  他的话,让我的心,全部抽空。

  宠物?玩物?

  原来!我只是这个罢了!

  「玩物?!哈哈哈……我将你尊敬如神明,将你当做父皇!你却只将我当做玩物?」我好想笑,真的好想笑。

  「我不需要你将我当做父皇!我不需要任何女儿!若是儿子,无用的也只是废物!帝王,不需要任何的感情!」

  我真的太傻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我怎麽忘了!他是皇帝,怎麽会是我以为的父皇呢?
  「你若想做公主,在朝野,你还是素心公主。只是,在我身边,你只是素心,我的女人。明白了吗?」

  我不想看他,只是闭着眼,听着心中的哭泣。

  「我可以拒绝吗?我可以说不吗?」

  「不可以。我也不准你向这一次一样寻死!若是你要死,我就让所有疏琉宫的人陪葬!」

  「你以为,我会在乎?」

  若我真的想死,还有什麽可以在乎的?

  「你可以选择不在乎,但是,你忍心让照顾你的奶娘陪葬吗?」

  我睁开了眼,看着他。

  「朱戟龙!你不是我的父皇!我根本就没有父皇!我只有我的母亲而已!」
  那一刻,我看穿了。

  除了母亲还有奶娘,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真心对待我的。

  现在,只有奶娘是因为爱我才留在身边的。

  其他,什麽都没有了!

  「我不会死的!我也不会寻死!」

  「很好!如果,你想要做女儿,那我可以把你当做女儿。可是,当我需要的时候,你不可以拒绝!」说完,我看着他离开了。

  我慢慢的蜷缩着身子,「公主……」,听着奶娘,带着担忧的声音。

  「公主……您要爱惜您自己的啊!」

  没有人爱我,我还可以爱我自己,不是吗?

  现在,除了奶娘,也只有我自己可以爱惜自己了啊!

  第09章朝野公主,床榻禁脔1

  後来,我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高烧,而且已经昏迷了好几日了,所以才会如此虚弱。

  身子,在奶娘和云娥的调理下,慢慢的开始好转。可是,我知道,心永远都无法治愈了。每日,我只能看着园中的花草,发呆。

  一个月,朱戟龙没有再来看过我。心里,已经不再将他奉为父皇了。他,不配!

  可是,我却也曾想过。若是他又想与自己发生关系,自己该如何?身体和心,都是抗拒的。可是,理智却告诉我,就算抗拒,结果也只是有一次的强迫罢了。
  庆幸的是,他没有再来过。这让我,可以悄悄的松口气。

  「奶娘,你知道皇後住在哪里吗?」

  我想,我应该知道自己的仇恨了。

  「皇後住在莹雪宫。」

  「莹雪宫?不是应该在玉凤宫吗?」我并非一无所知,经历了太多,已经让我蜕变了。

  「确实在莹雪宫,是皇上安排的。」

  「除了我,他还有几个子嗣?皇後可有子嗣?」我想知道一切。

  「皇上还有三位皇子,其中三皇子是皇後所出。」

  听完奶娘的话,我只沈默了许久。

  「奶娘,你说,皇後最重视的,是什麽?」

  我的话,明显让奶娘愣住了,「应该是……後位吧。」

  我笑了笑。

  「如果皇後失去了後位,失去了儿子。她是不是,会选择和母亲一样离去?」
  「公主!」奶娘惊呼的声音,却没有让我有任何感觉。

  「奶娘,我要为母亲报仇。你不是也一直在我昏睡的时候,希望我可以报仇吗?」

  「不是的!」

  这句话,让我不解的看着奶娘。

  「老奴只是希望公主可以活下去!老奴以为,只有提起娘娘的死,才可以让公主有活下去的意志。娘娘从未希望公主报仇,她只希望公主可以快乐的活下去,长命百岁啊!」

  「奶娘,你是真心的关心我的,是吗?」

  经历了太多,已经让她分不清楚,到底什麽是真心了。

  「公主!」奶娘突然跪了下来,「老奴从小伺候娘娘,您是她唯一的孩子啊!老奴就算死,也会护您周全的。」

  「奶娘……」将跪着着的她扶起,「我失去了太多太多了……我好怕,最後只有我一个人啊!」

  我颤抖着,感觉到奶娘将我抱紧,安慰着我。

  「不会的,不会只有公主的。您还有奶娘啊!奶娘永远会陪着您的!」
  那一刻,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关心我的。

  为了奶娘,我也该好好的活下去的。

  「公主……您忘了仇恨吧。您还小,皇後阴险毒辣,您不是她的对手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思考着。

  「公主,求您,答应老奴这个请求吧!娘娘只有您一条血脉了!您不可以出事的啊!」

  奶娘的神色,是如此的担忧。

  最终,我只能选择点头。

  可是,复仇,却早已在我心中种下了。

  现在的我,没有能力,不过!总有一天,我会长大!我会亲手为母亲报仇的!
  或许,是我掩藏了所有的恨。所以,奶娘的担忧,慢慢的也减少了。

  每日,我还是出不了疏琉宫,但是,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朝野皆知了。
  他向天下昭告,册封我为素心公主。

  虽然,两个月未曾来看过他。但是,赏赐却不断。我的身边,也不只是云娥一个侍女了。但是,真正可以伺候我的,还是只有奶娘和云娥。

  所有人,都羡慕我。就连云娥也说,皇上非常疼爱自己。

  可是,谁又知道,这些,到底是疼爱。还是,只是占有我的一种手段!
  白日。我只是呆在园中,或者抚琴,或者刺绣,或者画画,或者一个人与自己对弈。若是,真的无聊了,就去书房,看看一些书本。

  日子,如同回到了从前。

  只是,我知道,永远都回不去了。

  「公主!皇上来了!」

  琴声嘎然而止,我只是看着眼前,那个没有任何通报,就已经出现的男人。
  我知道,如果自己够聪明,就应该行礼。

  可是,看到他,那种厌恶的感觉涌上心头。腿和口,不听指挥,怎麽都无法行礼,只能僵硬的站着。

  「行了,不用行礼了。」

  我的身子,依旧是僵硬的。

  「你在抚琴?」此刻的他,竟然和以前一般的问自己!

  「是。」我只觉得可笑,发生了那件事情!他竟然还可以如此平静的对待自己!

  「你们全部退下,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看着他挥退了所有人,也看到奶娘离去前的担忧。

  我与他,只是无言的坐着。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所有的厌恶,只能收在心底!

  朱素心!你可以做到的!

  冷静!

  第10章朝野公主,床榻禁脔2

  「为我抚一曲吧。」

  我一直克制住自己,以为,他会提出如何的要求。

  怎麽也未曾想到,他只是让我抚琴一曲罢了。

  「怎麽,不愿意?」

  许是我的呆滞,让他皱起了眉头。

  我闭了闭眼,告诉自己,把他当做父皇吧。就算,他不配!唯有如此,我才可以平静下来。

  手,拨动了琴弦。

  这把琴,是我十岁那年,刚学会抚琴时,他送来的生辰礼物。

  也让我以为,他是真心关心我的,真心的将我当做女儿的。

  可是,如今自己才明白。这只不过是他送给宠物的礼物罢了,自己只是他豢养的一只宠物而已。

  「够了!」

  突然,听到他似乎有些动怒了。

  「为我抚琴,你就如此不甘愿?!」

  「没有。」我不明白,他为何要给自己套上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你的琴声之中,唯有悲哀!怎麽,和我在一起,让你如此委屈了!」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麽了。原来,我的手,还是将我心中的所有痛苦泄露了出来。

  「那你希望我如何?」

  我不能反抗他,也没有能力反抗。甚至,还要借由他的力量,为母亲报仇。现在,唯有对他服从了。他,终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不是吗?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麽。结果,他却什麽都没有说。

  我也只能沈默,默默地看着园中的景色。

  「可有棋盘,与我对弈一番。」

  当我以为,他会一直沈默下去时,突然听到他如此说。

  我只能取过来。还好,我喜欢一个人与自己对弈,所以棋盘棋子一直放於亭中。

  亭中,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只有棋子落下的声音。

  「你常下棋?与谁对弈?」

  盘上,棋子已布满一半,却听闻他突然开口。

  「我自己与自己对弈。」

  我知道,现在已经叫不出父皇两个字了。就算,不断的命令自己,只将他作为父皇。

  「是吗……」

  似乎,这句话只是轻叹。

  我不想研究其中的含义,只想专注於棋盘之上。

  不得不说,这是我真正的与人对弈。或许是我的天赋还不错,所以无论是学习什麽,都可以在几个月之内超越师傅。结果,除了刚学棋艺的那几个月,与师傅对弈过後,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与自己对弈的。

  如今,他的要求,不能不说,让我有些兴奋的。毕竟,我是真心的喜爱着棋艺的。

  我静静的研究着棋子的走向,思考着下一步如何放置。

  好不容易,手中的白子落下。

  「心儿,你还太稚嫩了。」

  他的话,让我不明所以。我以为,我的这一步已然走的很好了。

  却见他黑子落下。

  才发现,一步错,满盘皆输。

  「原来,我早已输了。」原来,我的一切,终究逃不过他的眼中。就算是对弈,也是如此。

  「你的棋艺,还过於稚嫩。不过,也是第一个,可以和我针锋相对的人了。日後,随着累积,必然会超越我的。」

  我只是看着他,的确,在那一刻,是让我有些放松的。

  只可惜,他的下一句话,却将我所有的厌恶,再一次挑起。

  「今晚,我在你这里住下。」

  一句话,将刚才的平静,全部打碎。

  「难道,你不能放过我吗?我可以当做那一晚,只是一场梦。」

  我……其实还是抱着一丝希冀啊……

  「难道,你不能只将我当做女儿吗?」

  终究,我还是奢求着一份的亲情啊!

  「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他走到我身边,将我的头抬起。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永远不会是女儿。这句话,心儿,希望你永远的记在心里!」

  我感到手心的指甲,已经刺进了肉中。

  心,已经颤抖了。

  最终,只是听到他下令传膳。

  这才发现,已经日落了。

  我知道,他本想触碰我。可是,我还是避开了。

  我不要!不要这种不伦的关系!也不要的触碰!

  若是一定要如此,那麽,就算是少一些些,也好……

  第11章朝野公主,床榻禁脔3

  「公主,保重身子。」

  转身,发现原来是奶娘。那个男人,刚才便离开了,或许是要处理些什麽事情吧。想到晚上,我只觉得浑身很冷很冷。只能,用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
  「奶娘,为什麽,为什麽他要这麽对我?」我真的不懂,真的不明白!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排斥着称呼他了。

  「公主……」奶娘的声音似乎有些沈痛,「陛下,还是关心您的。您看,这麽多年来,陛下从未记得过任何皇子的生辰,唯独对您的一直记挂着。公主,您不可以恨他的。娘娘这麽多年来,从来没有恨过陛下的。」

  「可是!我是他的女儿啊!他怎麽可以……怎麽可以……」如此的对我!
  「娘娘为您取名素心,是希望公主永远不要沾惹上这红尘俗世。当然,也不希望您有仇恨的。所以,不要恨,不要去恨。」

  「奶娘,为什麽?你为什麽那麽不让我恨他?我们这是乱伦啊!」我不懂,为何奶娘一直似乎都让我不要去仇恨那个人。

  「公主,很多事情您不懂的。老奴只是一直遵着娘娘的嘱托罢了。」

  看着奶娘似乎有很多的事情,似乎都瞒着我。可是,又是什麽事情呢?
  「奶娘,到底你和母亲瞒了我什麽?」为什麽,什麽都不告诉我?

  「这……老奴不能说。时机成熟之时,老奴会一一告诉您的。」

  最後,奶娘还是什麽都没有说。

  似乎,真的有什麽难言之隐。

  「公主,千万不要恨陛下。娘娘生前是如此的爱他,她不会希望您去恨她心爱的人的!娘娘用自己的命,换了您的命啊!」

  奶娘的话,让我想起来,母亲倒在了一片血红中。

  母亲,您真的不希望我恨他吗?可是……他如此的对待我啊!如此的对待您的女儿我啊!难道,您还是要我不要恨他吗?

  可是,没有人能回答我。

  母亲,已经不在了……

  「奶娘,难道我只能成为他的禁脔吗?」

  奶娘没有回答我,可是眼中却是一个我不想要的答案。我闭上了眼,只觉得心中所有的感觉,都空了。

  「至少,我可以选择恨皇後。选择,为了母亲报仇吧?」

  「公主……」

  我不知道,或许是不想知道,到底奶娘接下来说了什麽。

  只是觉得,好冷好冷。

  不久,他便回来了。而我,只是坐在房中,看着灯芯发呆。

  「云嫔死了。」他的话,似乎只是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看着他,他一点都没有悲伤,甚至一点都不在乎。

  「她是你的妃子!难道你就没有一点伤心吗?」我很想知道,他的心到底是什麽做的!到底,是什麽颜色的。

  「她只是个无用的人。」

  一句话,让我明白了。他是朱戟龙!是会因为子嗣无用,狠心杀死的人!
  「是不是,皇後做的。」终於,我还是问了出来。她已经害死了多少人了?自己的母亲,云嫔,还有多少多少的人?

  「是与不是,都与你无关。你只要呆在这疏琉宫内,没人能伤得了你。」
  我只是看着他,告诉自己,不要恨,不要恨。如果,这真的是母亲的希望的话。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选择用决绝的方式。离开他,离开自己的身份,离开皇宫,甚至於离开这个世界。

  「睡了。」

  他的一句话,灯火熄灭。

  我看着纱帐落下,看着他褪去了自己的衣衫。然後,感觉到自己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慢慢的,闭上了眼。

  「不要吻我!」侧过了脸,避开了灼热的气息。

  我知道,他一定会生气的。可是,让我和他接吻,我会疯的!会发狂的!我要的,从来只是一份父爱。可是,永远都是奢求。

  奶娘说,母亲是为我死的。所以,我的身体,我的命,是母亲的。所以,若是朱戟龙真的要了自己,我只能选择服从。

  奶娘说,我的名字,只是因为母亲允许了,除了心。我的心,可以属於我自己。其他的,都不属於我的。

  一个湿热的吻,落在了我的耳际。我还是闭着眼,什麽都不想看到。如果,母亲想用我的身子,一直陪在这个男人的身边,那就陪吧。反正,我已经什麽都没有了。再失去些什麽,似乎也不重要了吧?

  「恩哼……」只觉得,身子很难受,很痛苦。

  每一次的闷哼,都带着最深沈的痛苦。可是,我却分不清楚,到底是心的痛苦,还是身体的痛苦。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微微的亮了。

  外面,似乎下雨了。滴滴答答的,打着屋檐。隔着纱帐,只能看到一片的昏暗。

  「心儿,你醒了。」身旁的男子,突然说话了。

  我看不清楚他的容颜,只是盯着那一片模糊。

  「你爱过母亲吗?」突然,我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傻,「或者,你爱过任何人吗?」

  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却听到,「我是帝王。」

  一句话,很明白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他怎麽可能有感情呢?

  突然觉得,母亲好傻。

  那麽的爱着一个没有心的男人。甚至,最後的死去,都还要将自己的女儿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到底,为了什麽?

  第12章身子换取的尊贵?

  如同每一次一般,我醒来的时候,都是微微亮。

  身边的温热告诉我,自己躺在了一个怀抱中。突然,被翻身压下。一个灼热的利器,滑入体内。没有痛,没有任何的感觉。我,早已经习惯了。

  「心儿……」耳边传来了浓重的喘气声。

  「戟龙……我好累,不要了……」

  只有如此,才能让身上的男人停下来。

  这是两年来,我慢慢的摸索出来的。

  没错,两年了!我做了他两年的禁脔。疏琉宫外,我是他的女儿,尊贵的素心公主。宫墙内,只是他身下的女人。

  我并不知道,这两年来,他是否去了其他妃嫔的宫内。也不知道,这样子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我只知道,若是我有半点的不愿意。他就会一次次的折磨我,一次次的将我压在身下。直到,我哀求,哭着喊着不要。他才会放开我。

  曾经,我也想恨他。奶娘却一遍遍的告诫着我,不能恨。母亲是不希望我恨得,我是代替着母亲活下去的!

  慢慢的,男人的动作慢了下来。直到,一声粗吼,终於放开了我。

  「过些时日,是你十六岁的生辰了。你想要什麽?」

  我,再一次被他抱入了怀中。

  「我……没有。」我,想要的是自由。可是,这个愿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而我,也知道永远都不可以说出来。

  「心儿,你益发的动人了。」指腹在我的脸上游移着。

  「我该让苍穹知道你了。知道,我还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公主。」他的话,只让我觉得冷。他想做什麽,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心思,太深了,深的没有人可以看得穿。

  下午,我便接到了圣旨。

  我,成了苍穹唯一一位的公主。地位尊贵,仅次於他。而且,我被安排进了玉凤宫。

  「公主,这里好大好美啊!」看着云娥开心的跑来跑去,我却怎麽都无法开心。

  「公主,这是陛下对您的宠爱。也是,对娘娘的宠爱。我相信,娘娘地下有知,一定会快乐的。」奶娘的眼中,含着泪。却让我,更加的不解了。

  「奶娘,我和他的关系,难道不恶心吗?」常常,午夜梦回,看着身边的男人。我都会想呕吐,想要逃离。

  奶娘却用一种让我不懂的目光看着我,许久许久。

  「公主,小心皇後。您住进了这玉凤宫,她一定会对您不利的。」

  我当然知道!玉凤宫,是历代皇後才能居住的地方。如今的皇後,也只是住在莹雪宫中罢了。我不明白,他为何要做这个安排,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麽。
  「放心吧,我不是那个六岁的小孩子了。」现在的我,知道该如何自保。甚至,保护别人。

  下午,他还是来了。

  我没有起身行礼,也没有说话。这样子的行为,他早就默认了。

  其实,我似乎除了在床榻之上,才会叫他的名字。一旦出了那扇门,我似乎从未叫过他一声。无论是父皇,还是他的名字。

  「啊!」不等我反应过来,却被他一把抱了起来。

  看着他大力的踹开了门,然後将我丢在床上。

  「痛……」有些痛的抚着摔到床上的部位。

  「唔……」还没有问出为何如此,却被他吻住了红唇。

  现在,我已经不再挣扎了。因为我明白,只有盛怒中的他,才会如此对待自己。若是此刻我挣扎了,结局只是伤痕累累罢了。

  听着丝锦破裂的声音,看着落下的帷帐。

  「痛……」胸前一痛,看着他咬吞着自己胸口的柔软,「戟龙……痛!求你,轻点……」

  我知道,只要自己愿意求饶,他便会温柔一下,

  「张开!」

  我明白他的意思,缓缓的张开了双腿。

  「啊!」没有预警,没有温柔,一阵痛楚从下体传来。

  看着他在我的身上,发泄着所有的怒气。我只能乖乖的呻吟几声,却不敢说半个字。我不知道,他到底怎麽了。只知道,此刻的他,不能去惹。

  终於,在我以为快要被折磨死的时候,一切平静了下来。

  「戟龙,你怎麽了?你生气了?」若是外人看到此刻的样子,必然以为我也是他的妃子。却不知道,只有如此,他才能放过我。才能,今晚不折磨我。
  「那群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