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狗系列12】暗黑年少】(06)【作者:大狗(hohodog)】
【【大狗系列12】暗黑年少】(06)【作者:大狗(hohodog)】
字数:54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分你看,分我看

  小敏的鸡掰洞周围没有太多的鸡掰毛,洞口挂着两片不大片的鲍鱼唇。
  看着小敏将木杓高高举起,水像是一条线往下沖. 小敏的手指头从摸着奶子,变成摸自己的鸡掰洞口。

  小敏闭上眼睛,缩着脖子,嘴张开着却没发出声音,但是应该很享受当下的快感。

  阿公看着几公尺之外的年轻女老师,刚刚只是看换衣服和近距离看到被布拉甲包着的奶子已经兴奋不已,如今她全裸还用手指头喇自己鸡掰洞,看着眼前春光,阿公的手套弄着懒较,越弄越快,不到一分钟,懒较头开始麻起来,尿道口一下子就喷了精液出来,还好阿公及时拉住包皮,包皮把懒较头包住,精液全部被包住了。

  但是还是有一些喷了出来,弄得满手掌都是。

  此时小敏站直了身体,既然芝麻关门了,阿公也得到满足了,慢慢下了木凳,坐在床边,随手拿了一条小毛巾,放在懒较头前面,然后放开手,大量的白浊精液流在小毛巾上面,然后阿公又用毛巾把懒较头擦乾净。

  转头看到媳妇阿满的布拉甲放在凉被内露出一小截布拉甲的后面带子,阿满习惯把当天要换洗的布拉甲先放在凉被,这是阿公在媳妇嫁进来不久时,意外发现的。

  有时有点欲望时,就会趁着阿福跟阿满外出工作时,偷溜到他们房间,拿着阿满的布拉甲,偷闻几下。

  看看时间,大概是到庙口榕树下棋的时候了,阿公拿着小毛巾走出阿福的房间,转个弯,把毛巾丢在竹篓内,每天都是阿桃负责把髒衣服洗乾净。

  阿公踩着木屐走出三合院,走向庙口。

  此时浴间内的小敏站着,双手合十用手泼自己的脸,然后用肥皂洗着自己的脸。

  坐了半天没有冷气的公路局,脸也髒了。

  正当小敏泼水清洗乾净脸上泡沫时,突然两侧腋下位置悄悄伸出两只手,手掌张得大大,慢慢接近小敏的奶子下面,然后手掌像是五爪金龙一样,一手抓着一粒奶子,接着手指头往上玩弄的小敏的奶头,

  「阿满,洗身躯也没找我,我帮你洗比较乾净。」

  小敏吓了一跳,但还来不及喊出声时,怎么自己屁股的位置,好像有个火热的物体碰触到自己的卡称沟。

  正当小敏回头看之际,手比嘴快,小敏的手同时也往后面一抓,一把抓住那个火热的棒状物体。

  小敏眼前看到的是一个比自己高快一个头,留着西装头,但有点帅劲的男人,但是他的脸满脸通红,鼻子呼气的气味略带酒气。

  小敏低头往下看,自己的手竟然是抓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这根阴茎在自己小小的手掌里,显得膨胀且通红,龟头前面的尿道口还流出透明的液体。

  这男人看到小敏转过来,第一个动作竟然将他的嘴往小敏的嘴嘟过去,小敏急忙撇头闪过,

  「啊……你是谁……我在洗澡,你怎会进来。」

  当小敏尖叫且提出质疑之际,那个男人的手左手还抓着小敏的大奶子,右手已经往下到下腹部,指头已经摸着小敏的阴毛,甚至指头前端已经碰触到自己的阴唇了。

  原本一秒前还抓着陌生男人的阴茎,小敏吓得赶紧放开,并且蹲下,挣脱这个男人的鹹猪手。

  然后正面对着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同时一手遮住自己的下体,一手横放遮住自己的双乳。

  「你是虾郎?你怎会在我家浴间洗澡。」

  小敏心想,明明就是我在洗澡,你偷偷跑进来,对我上下其手,还好意思问我是谁。

  「不然,你又是谁。」

  小敏反问对方,但对方丝毫没想遮掩自己那根站立着的阴茎,小敏这时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男人。

  他全身都是结实的肌肉,不只是胸肌腹肌,连双手双腿的肌肉都很结实,下腹部凸出的阴茎,被浓密的阴毛给包围住,却又显得很巨大。

  「我是今天刚来的国校老师,我姓吴。」

  小敏一面讲着,一面却偷喵着男人的身体,嘴里还吞了好几口口水。

  原本紧绷遮住自己三点的手,潜意识的有点松懈,但还是遮着三点。

  「我是这间厝的主人叫做阿福,我当作你是我牵手阿满。」

  原来刚刚把小敏老师全身上下都摸过,且自己懒较也跟人家少女握过手的男人是阿狗的老爸- 阿福。

  碰!!碰!!碰!!碰!!

  「吴老师,发生虾米代志,有要紧没!!!」

  突然浴间的木门从外面被大力的拍击着,同时有人在外面喊着小敏的名字。
  「没事没事,刚刚有老鼠从排水的洞爬出来,吓了我一跳。」

  阿福背对着门,小敏面对着门,隔着门跟阿福的老婆阿满交谈。

  「安内你要注意,有当时有猫鼠,就是被蛇追的关系,我进去帮你看看状况,先开门。」

  阿满在外面推着木门,小敏心想着怎么办,跟人家老公两人光着身体在浴室内,讲也讲不清楚。

  此时阿福似乎也被吓到了,连忙躲到木门后面,比划着要小敏先开个门缝再说。

  小敏原本以为只要开个门缝,让阿满看一下浴室就好,没想到门一开,阿满就把门给推开了。

  小敏深怕被阿满发现阿福躲在门后,只好也跟着木门往开启的方向所形成的三角形角落躲,只露出一个头在木门旁。

  阿满手上拿着棍子走到浴间最里面,木桶浴缸旁边,蹲了下来,看看老鼠躲在哪。哪来老鼠啊!

  「吴老师,老鼠可能被你尖叫声给吓跑了!!」

  阿满转身对小敏讲,小敏尴尬地笑着。

  「吴老师,你很害怕喔!不然怎么一直躲在门后面。」

  阿满拿起塑胶水管,对着水沟孔灌水,想说就算老鼠躲进去洞里面,至少会被沖远一些。

  「阿满姊,我刚刚在洗澡,还没擦乾身体,穿上衣服,你就进来了。」
  小敏眼神示意阿满自己现在还是光溜溜的。

  「啊!对喔!拍谢啦!我都忘记了!想说你们都市小姐比较少看到老鼠,就急着进来。我先出去,你快擦乾身体穿上衣服。阿狗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阿满将双手放到腰部,将手掌上的手给擦乾。然后走出浴间,小敏连忙关上木门,并拴上锁。

  「你刚刚没把你的阴茎放到人家的那里吧!!」

  小敏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转身面对着阿福。

  「冤枉啊!刚刚我躲在门后面,是你自己也躲进来,然后身体靠到我身上的。」
  阿福用着台湾国语跟小敏解释,但小敏看着阿福下面那根阴茎,不时上下抖动着,一点都不相信。

  「你先穿上裤子出去吧!!我还要去沖一下水。」

  小敏发觉阿福眼睛还盯着自己的胸部跟下体,才惊觉只记得兴师问罪,忘记自己身上没有衣物遮掩,而手也忘记遮掩住重点部位。

  阿福快速套上短裤,开了门缝,看看外面没有人,迅速溜出浴间。

  小敏等阿福离开浴室后,快速关上木门,人靠着木门,举起自己的手,彷彿刚刚握住的火烫阴茎的触感还停留在掌心中。

  小敏走向水龙头的位置,手摸着自己的臀部,然后从股沟间,往内摸到自己的阴唇跟穴口。

  小敏闭上眼睛回想刚刚的过程,

  刚刚原本只有阿福光着身体躲在门后,没想到他老婆一把推开木门,小敏只好跟着躲到门后,如此一来,小小的门后角落挤了两个大人。

  阿福贴着墙壁站着,小敏被迫挤了进来,如此一来,小敏的背部、腰部,乃至於臀部、大腿都跟阿福的身体紧紧贴着。

  小敏感觉到阿福的阴茎又像刚刚他进来时,贴着自己臀部的一样。屁股有热热的触感。

  而这个热热的触感,似乎往下往前延伸,自己只注意着不要让阿满发现她老公躲在自己后面,但同时又觉得自己的阴唇好像被东西撑开,

  随着自己讲话,身体微幅摆动之际,那个热热的东西像是轻轻摩擦着自己的阴唇。

  而阿福身上只有他胯下那根阴茎跟手指头能做到,但那个粗度绝对不是手指头,那么就是阿福的阴茎了。

  「怎会这样,今天才到未来要工作的乡镇,才来不到一小时,就跟陌生男人有了肢体接触,还是全裸的身体接触。」

  小敏用肥皂把刚刚被阿福碰过的地方都在洗过一遍,擦乾身体,穿上内衣裤,然后穿上外衣。

  穿上塑胶拖鞋后,打开木门,走回正厅,阿狗已经蹲在地上快要打瞌睡了。
  「何同学、何同学、阿狗,醒一醒,老师准备好了,可以去学校看看了!!」
  小敏弯腰拍拍阿狗的肩膀,阿狗瞇着眼,张开眼睛看到着景象又是被黑色布拉甲包着的大奶。

  「喔……老师,你洗澡洗真久。」

  阿狗吞了一口口水,站了起来,小敏没注意到,阿狗的裤档已经凸了出来。
  当阿狗带着吴老师走出三合院,去学校参观时。

  阿福躺在自己房里的床上,小腿挂在床边摆荡着,身上的短裤已经脱了一半,裤子在膝盖的位置。

  阿福的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原本稍微消退的肉棒经过他的手一套弄,又慢慢充血硬了起来。

  「干!金爽!!找个机会,看有没有办法把这个新老师拖来干一次。」
  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在阿福算计之内。

  一大早天没亮,就起床去摘菸叶,简单吃过早饭后,又出去摘槟榔。

  回到家整理过槟榔菁后,等货车来载,阿福跟着工人,一群男人去杂货店前喝保力达,话仙,卡唬烂。女人家则是都回家煮饭带小孩。

  阿福心想今天忙完之后,大概可以清闲个几天,所以多喝了几瓶台湾啤酒。
  当他摇摇晃晃从小路走回家时,先绕到屋后的便所去放尿,遇到阿狗刚尿完尿走出便所。

  阿狗跟自己要了五元说想去买冰棒,问问阿狗他阿母,阿狗说阿母去杂货店买东西。

  阿福走靠近浴间时,听到里面有水流声,心想阿满跟阿狗都出门了,阿爸这时候应该也是到庙口榕树下去卡唬烂。

  难道是阿桃在洗澡?

  阿福最近才发现阿桃有时候晚上休息时间过后,出来洗澡时,里面都没穿布拉甲,奶头凸在衣物上。

  有一次半夜,他听到隔壁洗澡声音,看看阿满在打呼,阿狗去跟阿爸睡,自己蹑手蹑脚地站上木凳,偷看了阿桃洗澡。

  阿福站在浴间气窗旁边,踮着脚尖,看到浴间里面竟然是一个陌生女孩子在洗澡,只是因为她太矮,所以勉强看得到她的头发到人中之间,人只要心起歹念,很容易就会动脑筋。

  阿福确认三合院的埕内没有家人在,偷偷走到浴间门口,用身上的扁扁的镰刀刀背,穿进门缝,把栓门的铁丝勾掉。

  此时小敏刚刚用水自慰完,站着在洗脸,闭着眼睛,整个脸都是肥皂泡。
  阿福先脱掉上衣,接着脱掉长裤跟内裤,慢慢开门,闪身进入浴间,随手把衣物挂在门边挂钩上,空手摸了摺好的布拉甲一把。

  阿福快步走向小敏,从她腋下伸出抓奶手,准确命中目标,然后故意说出一句话,做为被抓包时可以辩解逃脱之用「阿满,洗身躯也没找我,我帮你洗比较乾净。」

  阿福想着刚刚手抓的奶子,软软的,手指头捏着她的乳头,来回扭转了好几下。

  接着故意往前作势要抱着她,其实是想用懒较头去顶女孩的屁股,没想到她却回马枪一手抓着自己的懒较,出乎意料之外的发展,不过这样更好,懒较被陌生女人抓着,真是兴奋啊!!

  阿福还故意将腰部往后缩,造成懒较在女孩手中出现来回两三下,被动替他打手枪的感觉。

  接着没等她呼叫,手赶紧往下,摸过她的鸡掰毛,手指头往鸡掰洞摸过去,可惜只摸到两片鲍鱼唇而已,差点就能插进去。

  女孩虽然吓一跳,很快就恢复意识,挣脱自己的熊抱,然后质问起自己。
  阿福照着自己想好的剧本回答对方,眼睛来回不停地看着眼前两尺距离的青春肉体。

  以为就这样结束,没想到阿满竟然来敲门,吓得自己差点闪尿。

  还好这个女生够机灵,要他躲到门后面。

  接着拜阿满坚持要进来抓老鼠之赐,女孩不甘愿的也躲到门板后面。

  阿福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用手去摸或抓她的奶子,只能用身体去碰触她的身体。

  但是阿福低头一看,女孩的大腿略微开开,突然心生一技,屈膝一弯,把高挺懒较的位置降低,然后懒较头往女孩中间的空隙前进。

  当女孩跟着自己老婆一答一回之际,懒较头已经又碰触到女孩的鲍鱼唇,阿福抓着懒较的根部,配合腰部,懒较头就这样来回摩擦着她的鲍鱼唇。

  当阿满走出浴间,这女孩关门之际,身体微微往前弯,阿福确定自己的懒较头已经有半颗进到她的鸡掰洞了。

  只是那是一瞬间,女孩关上门后,马上又面对着自己,然后赶他出浴间,结束这短短几分钟的闹剧。

  此时有脚步声走进门口,阿福连忙拉上短裤,进来的是阿满。

  「你那底房间,代志都做完了吗?」

  阿满看着阿福满脸通红,躺在床板上,大概知道他忙完之后,请工人去喝凉水顺便喝酒了。

  阿满脱掉上衣,身上挂着白色布拉甲。

  接着脱掉长裤,卡称上小小一件白色内裤包着阿满饱满的屁股肉。

  阿满刚从杂货店买完东西回来,满身大汗的把东西放到厨房去,准备去浴间洗澡时,听到吴老师尖叫,连忙冲去帮忙。

  「原来只是看到老鼠,都市人真是大惊小怪。」

  阿满心想既然吴老师在洗澡,不然先去洗菜切菜,等阿狗跟吴老师出门后,回到房间准备拿乾净衣物去洗澡时,才看到她先生阿福躺在房里。

  阿福此时看着阿满的背影,连结成刚刚吴老师的身形,坐了起来,从阿满背后一把抓住她的腰,把阿满压在床板上,伸手到下面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同时自己拉下内裤。

  原本坚硬藏在裤内的懒较弹了出来,阿福握着懒较头,对着阿满的鸡掰洞来回刮了几下,回想刚刚就是这样刮过那个新老师的鲍鱼唇。

  身体一压,整根懒较就这样插进阿满的鸡掰洞内,然后开始抽插起来。
  「啊……卖啦!!现在还是白天,我还要煮饭,啊……卡小力一点!!啊啊啊……」

  阿满知道阿福喝醉就会想要,而且喝醉后懒较插自己的鸡掰洞会变得很粗鲁,跟平常判若两人。

  阿福将阿满胸前的布拉甲拨开,把两粒大奶子翻了出来,手抓着奶子,一面玩着阿满的奶头,脑袋回想刚刚吴老师的奶子,

  下半身的懒较更加的兴奋,也充血的更多,整根懒较火烫到阿满都感受到自己鸡掰洞内像是快被烧烫了。

  「啊啊啊啊……阿福,你干嘎人足爽!!啊啊啊啊啊……人家的鸡掰洞都被你的懒较撑坏了!!啊啊啊啊……」

  阿满心想,阿福这做下去,不赶快结束的话,晚饭会来不及煮好,只好故意淫叫着,称讚自己的老公,而这些都是平常阿福希望阿满喊的淫秽词句。

  呼呼呼呼呼呼……阿福大声喘息着,下面的懒较虽然是干着自己的牵手,但闭着眼睛的脸胀红着,因为此时他脑中的画面及手抓的阿满奶子的手感,都转换成刚刚那个年轻老师的肉体。

  「啊……啊……啊……啊……阿福!!阿福!!啊啊啊……啊啊啊……」
  阿满看着阿福加快速度,知道阿福快要射精了!!

  「啊……」

  阿福对着屋顶发出一声长吼,阿满感受到里面有灼热的液体喷洒在自己的鸡掰洞内。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